包含抗氧化剂与双歧杆菌和从益生菌分离的细胞壁的抗衰老组合物的制作方法

文档序号:13426158
包含抗氧化剂与双歧杆菌和从益生菌分离的细胞壁的抗衰老组合物

技术实现要素:
本发明的目的是抗衰老组合物,其包含抗氧化剂与双歧杆菌和从益生菌分离的细胞壁的组合,其考虑了衰老过程中涉及的所有不同因素来预防或者减慢其过程。细胞内环境稳定在氧化还原体系的控制之下。这种控制的不平衡导致释放ROS(活性氧类)和RNS(活性氮类),其对细胞造成严重损伤,从而触发衰老过程。在生理条件下天然生成抗氧化物质,例如超氧化物歧化酶,能够抵消ROS和RNS对细胞的有害作用。为了对抗ROS和RNS(衰老过程的关键因素)的有害作用,发现如黄酮类、花青素、单宁、姜黄素及其衍生物以及维生素A、C和E等物质能够使自由基失活,随后阻止其有害作用。而且,已完全证实,肠道菌群的内环境稳定是个体健康的根本。特别是,充分证明了高量双歧杆菌的持续作为对肠道菌群的有利作用的主要媒介。另一方面,公知的是代谢与免疫系统之间存在强关联。

背景技术:
身体所受到的来自外部环境(特别是微生物、细菌)和在体内引起的那些(过度产生的介质、代谢衍生物等)的连续和无数的侵袭随时间造成通常能够抵抗这些侵袭的免疫防御的弱化或者衰竭。特别关注的是检测衰老过程涉及的因素。在这些因素中,源自通过形成活性氧类(ROS)的氧或者源自通过形成活性氮类(RNS)的氮的自由基显示为关键因素。通常,细胞内环境稳定在氧化还原体系的控制之下,其确保氧化剂与抗氧化剂之间的平衡(PacherP,BeckmanJS,LiaudetLetal.Nitricoxide和peroxynitriteinhealth和disease.Physiol.Rev.,2007,87,315-424)。当所述平衡改变时,过度产生的ROS和RNS显著地损害细胞的功能,直至将其杀死或者发生疾病。衰老的“自由基”理论首先由Harman提出(HarmanD.,Aging:atheorybasedonfreeradicalsandradiationchemistry,J.Gerontology,1966,11,298-300)。该理论得到Hakim(HakimS,LapointeJ,WenY.Taking,A“goodlook”atfreeradicalsintheagingprocess,TrendsinCellBiology,2011,21,569-576)和Halliwell(HalliwellB.Freeradicalsandantioxidantsupdatingapersonalview,NutritionReviews,2012,70,257-265)的扩展。此外,该理论还包括自由基的作用引起的疾病(HarmanD.,Origin和evolutionofthefreeradicaltheoryofaging:abriefpersonalhistory,1954-2009.Biogerontology,2009,10,773-781)。Miquel等人显示线粒体在自由基理论中有关键作用(MiquelJ,EconomosAC,FlemingGetal.Mitochondrialroleincellaging.Exp.Gerontol.,1980,15,575-591)。ROS可以损伤线粒体DNA和蛋白,所致受伤进一步提高ROS衍生物的生成。这样,发生氧化应激的正“反馈环”,这首先导致细胞的损伤,然后是器官,最后是整个身体(Afanas’ev.,Signalinganddamagingfunctionoffreeradicalsinaging-freeradicaltheory,hormesisandtor..AgingandDisease,2010,1,75-88)。已揭示施用抗氧化剂能够与氧化剂分子络合,从而减少对细胞造成的损伤,后者是衰老过程和疾病发生的原因(BiesalskiH.Free,Radicaltheoryofaging.,CurrentOpinioninClinicalNutrition和MetabolicCare,2002,5,5-10)。实际上,抗氧化剂是具有还原能力的物质,能够通过与自由基络合而将氧化损伤限制于生物结构(HalliwellB,Freeradicalsandantioxidants:updatingapersonalview,NutritionReviews,2012,70,257-265)。具有抗氧化活性的物质会天然生成以维持细胞内的氧化还原体系平衡。天然抗氧化剂主要是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过氧化氢酶、谷胱甘肽和谷胱甘肽过氧化酶和还原酶。不过,为了成功,与衰老的对抗不应局限于使自由基失活。已发现,肠道菌群与身体的健康直接相关。肠道菌群作用被归结于肠道细菌能够刺激消化、食物分解代谢、蠕动,提供能量、氨基酸和维生素,使有毒产物失活或者降解,而且建立相对于病原菌的屏障(CoatesME,FullerR,HarrisonGF.IntestinalsynthesisofVitaminsoftheBcomplexinchicks.,Brit.J.Nutr.,1968,22,493)、(CoatesME,Theinfluenceofthegutmicrofloraonthenutritionofitshosts.,Bibli.Nutr.Dietan,1975,22,101-108)、(BrownJP.,Roleofgutbacterialflorainnutritionandhealth.,Crit.Rev.FoodSci.Nutr.,1977,8,229-336)。肠道菌群含有1000亿微生物,因此其被认为是宿主器官(肠)内的微生物器官,由具有特定代谢功能的各种不同的微生物组成,能够相互和与宿主交互(BackhedF,LeyRI,SonnenburgJIetal.Host-bacterialmutualisminthehumanintestine.,Science,2005,307,1915-1920)。肠道菌群在出生过程中当胎儿第一次遇到定殖在母亲阴道粘膜上的微生物时形成(TissierH.Répartitiondesmicrobesdansl’intestindunourrisson.Ann.Inst.Pasteur,1905,19,109-114)、(DucluzeauR,MoreauC,DuvalIetal.L’établissementdelafloremicrobiennedansletubedigestifdunouveau’né.,Rev.Int.Pediatr.,1982,120,13-18)。形成的稳定的土著菌群由约150种细菌组成,其中仅10种大量存在,主要有双歧杆菌。在健康状况下,微菌群稳定性取决于其固有的对外部侵袭的抵抗力,这可防止建立新菌株。双歧杆菌对肠道菌群的定殖并不持久,是外部供给该细菌从而在整个生命中保持其持续的有益效果的原因。肠道菌群组成的改变与肥胖和2型糖尿病有关的证据证明了稳定菌群的相关性(EverardA,BelzerC,GeurtsLetal.Cross-TalkbetweenAkkermansiamuciniphilaandintestinalepitheliumcontrolsdiet-inducedobesity,PNAS,2013;110,9066-9071)。还已报道,高脂肪膳食导致双歧杆菌种群在菌群中的减少,而该种群的增加与增强的对葡萄糖的耐受性、响应于葡萄糖的胰岛素分泌和体重降低和炎性介质的较少产生有关(CaniPD,NeyrinckAM,KnaufCetal.,SelectiveincreasesofBifidobacteriaingutmicrofloraimprovehigh-fat-diet-induceddiabetesinmicethroughamechanismassociatedwithendotoxaemia,Diabetologia,2007,50,2374-2383)。已知免疫系统和代谢强相关。它们之间的联系有助于对代谢疾病的发病机理的理解,免疫调节可以用于该疾病的治疗(Osbornor,OlefskyIM.Thecellularandsignalingnetworkslinkingtheimmunesystemandmetabolismindisease,NatureMedicine,2012,18,363-374)和(MaslowskiKM,MackayCR.,Diet,gut,microbiota和immuneresponses,Nat.Immun.,2011,12,5-9)和(KauAS,AhernPP,GriffinMWetal.Humannutrition,thegutmicrobiomeandtheimmunesystem,Nature,2011,474,327-336)。Sekine等人报道了来自婴儿双歧杆菌的细胞壁的制品表现出强抗肿瘤活性(SekineK,ToidaT,SaitoLetal.Anewmorphologicallycharacterizedcellwallpreparation(wholepeptidoglycan)fromBifidobacteriuminfantiswithahigherefficacyontheregressionofanestablishedtumorinmice,CancerRes.,1985,45,1300-1307)。通过将所述的由颗粒棒状杆菌(Corynebacteriumgranulosum)制备细胞壁的方法(BizziniB,MaroB,LallouetteP.Isolementetcaractérisationd’unafraction,diteP40,àpartirdeCorynebacteriumgranulosum,Med.etMal.Infect.,1978,408-414)用于从不同种类的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制备细胞壁,获得了来自所述不同细菌的细胞壁制品,其表征出免疫刺激活性,特别是,其活化巨噬细胞并恢复由于施用环磷酰胺而弱化的免疫系统。另一方面,向受银屑病和/或痤疮影响的志愿者局部施用包含这些细胞壁制品中任一种的凝胶产生了显著的病变减轻。发明目的本发明的目的是用于口服或者局部使用的组合物,其包含:·一种以上天然提取物,选自由葡萄籽提取物、葡萄渣提取物、越橘提取物、枸杞果提取物、姜黄提取物组成的组,其量为相对于最终制剂重量的2.5~10重量%;·一种以上具有抗氧化活性的物质,选自由维生素A、维生素C、维生素E和乙酰半胱氨酸组成的组,其量为相对于最终制剂重量的0.1~1.0重量%;和/或·锌和硒,其量为最终制剂的0.005~0.02重量%;·益生菌,选自两歧双歧杆菌的活菌,其量为10x8-10x10cfu/g;和/或·从两歧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bifidum)、或者从婴儿/长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infantis/longum)或者从嗜气乳酸杆菌(Lactobacillusaerophilus)或者从植物乳酸杆菌(Lactobacillusplantarum)分离的细胞壁,其量为相对于最终制剂的0.0025~0.025重量%。抗氧化剂目的是使过度产生的自由基失活和防止它们损伤细胞及其机能。考虑到其对健康的有益效果,在肠道菌群中应保持高水平的双歧杆菌及其持续,因为从双歧杆菌分离的具有免疫刺激活性的细胞壁的目的是恢复免疫活性(其在上了年纪的人中常常(即使不是总是)弱化。因此,本发明的主要目的是本发明的组合物,这归因于以下事实,即其能够以各种水平对抗衰老涉及的过程。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中含有的双歧杆菌是活的,其量足以进行10x8cfu/日的速率的施用。组合物可以适当地以至少10x8cfu/g、特别是10x9cfu/g的剂量、更尤其是10x9~10x10cfu/g载体的量配制。在本发明的优选实施方式中,本发明的用于局部施用的组合物不包含两歧双歧杆菌的活菌,而是包含从任一种所述益生菌分离的细胞壁,其剂量为相对于典型制剂的总重量的0.0025~0.025重量%,剂量优选为50ug/g典型制剂,所述典型制剂例如凝胶。用于制备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优选抗氧化剂物质选自由以下天然提取物组成的组:葡萄籽提取物(其提供黄酮类和原花青素);葡萄渣提取物(其提供黄酮类和花色素类(单宁);越橘提取物(因为其对血液微循环的效果);枸杞果提取物(来自宁夏枸杞(LyciumBarbarum)和中国枸杞(Lyciumchinense),因为其极高含量的抗氧化剂和免疫刺激多糖);姜黄提取物(其含有因其抗氧化效果而为人熟知的类姜黄素物质)。除了天然提取物以外,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包含一种以上抗氧化剂物质,选自由以下物质组成的组:维生素A、C和E(因其已知的抗氧化效果);乙酰半胱氨酸(因其还原能力)。这些抗氧化剂物质是市售的,或者可以按照实验部分记载的方法制备。在本发明的优选实施方式中,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包含天然提取物10%:越橘提取物2.5%、枸杞提取物5%、姜黄提取物2.5%;维生素1%和乙酰半胱氨酸0.1%。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可用于对抗衰老过程,以预防或者减缓其进程。特别是,其可用于在肠道菌群中维持适量的双歧杆菌(其如上所示具有作为免疫调节剂的主要性质)、用于预防2型糖尿病、作为抗肥胖或者抗肿瘤组合物。而且,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局部施用可以用于治疗皮肤病,如银屑病、痤疮、特应性皮炎、特应性湿疹以及干性皮肤。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可以配制为口服或者局部组合物。按照本发明,有效量指的是足以获得所要效果的量。如本发明中所述,本文公开的组合物可以包含药学上可接受形式的组合物。需要时,该组合物可以进一步包含一种以上其他活性剂。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可以配制为药用、营养、益生或者化妆组合物,并以适合于所选择的施用途径(即口服或者局部)的各种形式施用于哺乳类,如人类患者。本发明的组合物可以与其他补充剂和治疗化合物一起施用,用于其他种类的治疗。本组合物可以与药学上可接受的载剂(如惰性稀释剂)或者可食用的可吸收载剂组合全身性施用,例如口服。它们可以容纳在软或者硬凝胶胶囊中,可以压成片剂,或者可以直接添加到患者膳食的食物中。对于口服治疗施用,活性组合物可以直接以小袋形式或者与一种以上赋形剂组合施用,并且直接作为小袋或者以可摄入(ingestible)片剂、口含片、锭剂、胶囊、酏剂、悬浮剂、糖浆和扁囊剂等形式使用。片剂、锭剂、丸剂和胶囊等还可以含有以下成分:如黄芪胶、阿拉伯胶、玉米淀粉或者明胶等粘合剂,如磷酸二钙等赋形剂;如玉米淀粉、土豆淀粉、藻酸等崩解剂;如硬脂酸镁等润滑剂;可以添加如蔗糖、果糖、乳糖或者阿斯巴甜等甜味剂或者如薄荷、冬青油(gaultheriaoi)或者樱桃香精等香味剂。当单位剂型为胶囊时,除了上述物质以外,其可以含有液体载剂,如植物油或者聚乙二醇。可以存在数种其他材料作为包衣或者用于以不同形式修改单位剂型的物理形式。例如,可以用明胶、蜡、虫胶或者糖等包覆片剂、丸剂或者胶囊。糖浆或者酏剂可以含有活性化合物、作为甜味剂的蔗糖或者果糖、作为防腐剂的尼泊金甲酯和尼泊金丙酯、着色剂和如樱桃或者橙子香精等香味剂。用于制备任何单位剂型的任何材料应当是药学上可接受的,并且在所采用的量基本上无毒性。而且,可以将活性化合物并入缓释制剂和器械中。对于局部施用,本组合物可以作为制剂与皮肤病学上可接受的载体(可以是固体或者液体)一起施用。可用的固体载体包括微细分割(finelydivided)的固体,如滑石、粘土、微晶纤维素、二氧化硅、氧化铝等。可用的液体载体包括水、醇或者二醇或者混合物水-醇/二醇,其中本化合物可以以有效水平溶解或者分散,可选地通过借助于无毒性表面活性剂。可以添加如香料等佐剂,以优化对于目标应用的性质。还可以将如合成聚合物、脂肪酸、脂肪酸盐和酯、脂肪醇、改性纤维素或者改性矿物材料等增稠剂与液体载体一起使用形成可涂抹糊剂、凝胶、膏剂和皂等,以直接施用在受体皮肤上。式I的化合物的可用剂量可以通过比较其在动物模型中的体外和体内活性来确定。通常,如洗剂等液体组合物中的本发明的组合物的浓度为约0.1-25重量%,优选约0.5-10重量%。如凝胶或者粉末等半固体或者固体组合物中的浓度为约0.1-5重量%。对于治疗用途所需的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浓度将取决于具体组合以及基于施用途径、要治疗的病症的种类和患者的年龄和状况而变化,并且基本上由帮助患者的医师或者保健人员酌情处置。不过,合适的剂量通常包括约1.5-25mg/kg、例如约5-25mg/kg体重/日,例如3~约25mg/kg受体体重/日,优选5~25g/kg/日,更优选5~25mg/kg/日。化合物有利地以单位剂型施用;例如每单位剂型含有5~1000mg,有利地为10~750mg,更有利为50~500mg活性成分。计划的剂量可以有利地以单剂量或者作为在适当的时间内(例如,2、3、4或者更多子剂量每日)施用的多剂量提供。用于局部施用的组合物不含有两歧双歧杆菌,但含有从任一种所述益生菌分离的细胞壁以及抗氧化剂。在本发明的上下文中,术语"不饱和脂肪酸"涉及包含至少一个双键的脂肪酸。这尤其适合于长链脂肪酸,即,其可以具有多于14个碳原子。不饱和脂肪酸可以为酸形式或者盐形式,如其钙盐,或者为衍生物形式,特别是酯。脂肪酸可以为单不饱和,如伞形花子油酸(C12)、棕榈油酸(C16)和油酸(C18),或者多不饱和,即具有至少两个双键。脂肪酸的选择应通过考虑其组合物的目的(意味着用于局部施用或者口服)来计算。多不饱和脂肪酸包括ω-3和ω-6脂肪酸(特征在于最近不饱和末端甲基的位置)及其混合物。特别适合于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是具有18~22个碳原子的不饱和脂肪酸,特别是多不饱和脂肪酸,尤其是ω-3和ω-6脂肪酸。在ω-6系列的多不饱和脂肪酸中,特别是可以举出具有18个碳原子和2个不饱和键的亚油酸(18:2,ω-6)、具有18个碳原子和3个不饱和键的亚油酸(18:3,ω-6)、具有20个碳原子和3个不饱和键的二高γ-亚麻酸(20:3,ω-6)、花生四烯酸5,8,11,14(二十碳四烯酸20:4,ω-6)和二十二碳四烯酸(22:4,ω-6)。ω-3系列的多不饱和脂肪酸尤其可以选自α-亚麻酸(18:3,ω-3)、亚麻油酸(stearidonicacid)(18:4,ω-3)、5,8,11,14,17-二十碳五烯酸(EPA20:5,ω-3)和二十二碳六烯酸4,7,10,13,16,19或者DHA(22:6ω-3)、二十二碳五烯酸(22:5,ω-3)、正丁基-5,11,14-二十碳三烯酸。特别适合于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是亚麻酸、亚麻油酸、二十碳五烯酸、二十二碳六烯酸或者其混合物或者提取物。不饱和或者多不饱和脂肪酸和脂肪酸酯在本发明的组合物中的含量可以为相对于组合物总重量的0.0001重量%~90重量%,特别是0.01-50重量%,尤其是0.1~10重量%。γ-亚麻酸的来源可以选自植物油,如月见草油、琉璃苣、黑加仑籽、蓝蓟和大麻和来自微藻类螺旋藻(极大螺旋藻(Spirulinamaxima)和钝顶螺旋藻(Spirulinaplatensis))的提取物。例如,坚果、榛子、杏仁(Juglansregia)、香菜和大豆(Glycinemax)、摩洛哥坚果(Argan)、大麻属(Cannabis)、油菜(欧洲油菜(Brassicanaptus))、奇亚籽(chia)、亚麻(lin)的植物油、鱼油为ω-3系列的多不饱和脂肪酸。多不饱和脂肪酸ω-3还可以见于浮游动物、贝类/软体动物和鱼类。鱼油是EPA和DHA的主要工业来源。微藻类生物质也可以是不饱和脂肪酸ω-3物质的提取来源。因此,不饱和脂肪酸可以以选自月见草、琉璃苣、黑加仑籽、坚果、大豆、鱼、向日葵、小麦胚芽、大麻,葫芦巴、anca、蓝蓟、摩洛哥坚果、猴面包(baobab)、米糠、芝麻、杏仁、榛子、奇亚籽、亚麻、玫瑰、橄榄、鳄梨、红花、香菜油和/或微藻提取物(例如螺旋藻)或者浮游动物提取物的至少一种油的形式用于组合物。本发明的组合物可以包含的这些油和/或提取物和/或生物质的含量为相对于组合物总重量的5~80重量%、特别是10~70重量%,特别是对于口服而言。本发明的组合物可以包含的这些和/或提取物和/或生物质的浓度调节为使其以0.1~10g/日、特别是0.2g~5g/日施用。本发明的局部组合物或者组合可以还含有其他成分,例如;维生素B3、B5、B6、B8、C、E、PP或者烟酸、类胡萝卜素、多酚和如锌、钙、镁等矿物质。还可以包含至少益菌素或者益菌素混合物。更具体而言,这些益菌素可以选自例如由葡萄糖、半乳糖、木糖、麦芽糖、蔗糖、乳糖、淀粉、木聚糖、半纤维素、菊粉、阿拉伯树胶或其混合物产生的寡糖。更具体而言,所述寡糖至少包括低聚果糖。更具体而言,该益菌素可以包含低聚果糖和菊粉的混合物。特别是对于用于局部施用的组合物,其可以为水溶液、水性或者油性醇溶液、溶液型的分散液或者如洗剂或者精华素(serum)等分散液、如奶等液体或者半液体乳液、如奶油等悬浮液或者乳液、水性或者无水凝胶、微乳液、微胶囊或者离子型和/或非离子型表面活性剂的囊泡分散液。这些组合物按照标准方法制备。这些组合物可以具体用于制造霜剂以清洁、保护、处理或者治疗面部、手部、足部、大皮褶或者身体(例如日霜、晚霜、隔离卸妆霜、底霜、防晒霜),美容产品,如粉底液、洗面奶、保护性或支持性润肤乳(bodymilk)、晒后修护乳(aftersunmilk)、皮肤护理用洗剂、凝胶或者泡沫,如清洁或消毒洗剂、防晒霜、自晒黑洗剂、沐浴组合物、含有杀菌剂的除臭组合物、剃须后凝胶或者洗剂、脱毛霜或者驱虫组合物。本发明的组合物还可以用于制造固体制剂,如皂类。其也可以用于护发品,所述护发品为溶液、霜剂、凝胶、乳液或者摩丝形式或者还含有压力下的抛射剂的气溶胶组合物形式。当本发明的组合物为乳液时,脂肪相的比例可以为相对于组合物总重量的5~80重量%,优选5~50重量%。用于乳液形式的组合物的油、乳化剂和助乳化剂选自传统用于化妆品和/或皮肤产品的那些。乳化剂和助乳化剂在组合物中的量可以为相对于组合物总重量的0.3~30重量%,优选0.5~20重量%。当本发明的组合物为溶液或者油性凝胶时,脂肪相占组合物总重量的多于90%。根据已知方法,本发明的化妆品和/或皮肤组合物还可以含有化妆、药用和/或皮肤佐剂,如亲水性或者亲脂性试剂、亲水性或者亲脂性胶凝活性剂、防腐剂、抗氧化剂、溶剂、香料、填充剂、掩蔽剂、杀菌剂、吸味剂和着色剂。这些各种辅助佐剂的量为该领域中常规使用的那些,例如组合物总重量的0.01-20%。取决于其种类,这些辅助佐剂可以导入脂肪相和/或水相中。对于本发明中使用的脂肪,除了不饱和脂肪酸以外,还可以使用矿物油(如氢化聚异丁烯和石蜡油)、植物油(如乳木果油的液体部分、葵花籽油和杏仁油)、动物油(如全氢化角鲨烯)、合成油(如PurCellin油、肉豆蔻酸异丙酯和棕榈树辛酯)和含氟油(如全氟聚醚)。还可以使用脂肪醇、脂肪酸(如硬脂酸),这样的蜡包括石蜡、巴西棕榈蜡和蜂蜡。而且,可以使用硅酮化合物,如硅油,例如环甲基硅油和聚二甲基硅氧烷、蜡、树脂和硅橡胶。本发明中使用的乳化剂包括例如甘油硬脂酸酯、聚山梨酯60、Henkel以名字SinnowaxAO销售的鲸蜡醇/具有33摩尔氧化乙烯的氧乙烯鲸蜡硬脂醇的混合物、GattefosseCompany以名字Tefose63销售的PEG-6/PEG-32/乙二醇硬脂酸酯、PPG-3肉豆蔻醚、硅酮乳化剂(如鲸蜡基二甲基硅氧烷共聚醇)和山梨聚糖单或者三硬脂酸酯、PEG-40硬脂酸酯、氧乙烯山梨聚糖(200E)。作为本发明中使用的溶剂,包括低级醇,特别是乙醇和异丙醇以及丙二醇。作为亲水性胶凝剂,包括羧基聚合物(如卡波姆)、丙烯酸类共聚物(如丙烯酸酯/聚丙烯酰胺共聚物,包括SEPPICCompany以名字SEPIGEL305销售的混合物聚丙烯酰胺、C13-C14异链烷烃和Laureth-7)、多糖(如纤维素衍生物,如羟烷基纤维素,特别是羟丙基纤维素和羟乙基纤维素)、天然胶(如瓜尔胶、角豆胶和黄原胶)和粘土。作为亲脂性胶凝剂,包括改性粘土(如膨润土)、脂肪酸金属盐(如硬脂酸铝)和疏水性二氧化硅或者乙基纤维素和聚丙烯。作为亲水性活性剂,可以使用蛋白或者蛋白水解物、氨基酸、C2~C10多元醇(如甘油、山梨醇、丁二醇和聚乙二醇)、脲、尿囊素、糖和糖衍生物、水溶性维生素、淀粉、细菌或者植物提取物(如芦荟)。作为亲脂性活性剂,可以使用视黄醇(维生素A)及其衍生物、生育酚(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神经酰胺、必需的不皂化油(生育三烯酚、芝麻素、γ-谷维素、植物甾醇、角鲨烯、蜡、萜烯)。本发明的活性剂还可以与主要旨在用于预防和/或治疗皮肤疾病的活性剂组合。本发明的化妆处理方法可以具体通过将上述的化妆品和/或皮肤组合物或者组合按照使用所述组合物的标准技术施用来进行。例如:将霜剂、凝胶、精华素、洗剂、洗面奶或者晒后修护组合物适用于干性皮肤或者头发,施用用于润湿头发的头发洗剂、香波,或者将牙膏施用于牙龈。本发明的化妆方法包括使用、例如每日使用本发明的组合物,其可以配制为例如凝胶、洗剂、乳液。本发明的方法可以包括单次施用。在另一个实施方式中,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的施用通常重复例如2~3次/日,持续一日以上、至少4周的更长时间或者甚至4~15周,可选地有一段或多段时间的中断。现将参照以下实施例和实施方式来描述本发明。在没有另外说明的情况下,据信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可以通过使用前述说明和一下说明性实施例来制备和使用本发明并追随所述方法。因此,以下实施例仅作为说明提供,专门突出本发明的优选实施方式,并非意在以任何方式解释为对说明的限制。因此,实施例应理解为包括在所附权利要求的范围内由于本发明提供的教导而显而易见的任何变化。实验部分实施例11.双歧杆菌的培养两歧双歧杆菌(Tissier){DSMZno.20456}或者婴儿/长双歧杆菌(DSMZno.20088)可以用于作为本发明的目的的组合物。将所选种类的双歧杆菌在补充有0.12%抗坏血酸的Blaurock培养基(BlaurockKGZuchtungvonB.BifidusbakterienausdervaginalFlora.DeutscheMedizinWochenschrift,1940.113)上在38℃在严格的厌氧条件下培养。在静止期开始时通过离心收集细菌,通过在重悬在1%抗坏血酸的中和溶液中之后离心来洗涤两次。将重悬于最小体积的0.1%抗坏血酸中和溶液(neutralizedsolution)中的细菌沉淀物冻干。在Scardovi培养基上在相同条件下进行乳酸菌培养。2.由双歧杆菌或者乳酸菌获得细胞壁双歧杆菌的细胞壁按照B.Bizzini等人的方法(Med.Mal.Inf.1978,8,408)制备。通过在60℃加热30分钟来杀灭细菌,通过在重悬于水中之后离心来洗涤一次。将细菌团块在50℃的炉中干燥,然后通过在Soxhlet中用乙醇:乙醚1:1的混合物、然后用三氯乙醇、最后用甲醇:三氯乙醇2:1的混合物提取8小时循环来脱脂。干燥后,将细菌悬浮在水中,使用WaringBlendor破碎。通过在1000xg离心5分钟来除去未破碎的细菌。通过添加饱和硫酸铵溶液至40%饱和度来使细胞壁从含有破碎细菌的上清液中沉淀。将沉淀在4℃倾析过夜,通过在10.000xg离心15分钟来收集细胞壁。将沉积物重悬于水中,相对于水进行透析,直至除去任何痕量的硫酸铵。然后,将其冻干。实施例2抗氧化剂提取抗氧化剂的提取通过在水70、甘油20、乙醇10和单独的葡萄、葡萄渣和越橘籽和枸杞果的混合物中冷浸泡48-96小时来进行。然后在旋转蒸发仪中将提取物在真空下蒸馏至干。类姜黄素提取物通过在Soxhlet中提取来制备。姜黄用水洗涤,在50℃气流干燥6小时;用磨将其磨粉。粉末用甲醇提取,在旋转蒸发仪中将提取物在真空下蒸馏至干。实施例3组合物的制备如此包含在小袋中用于施用的组合物由以下成分组成:葡萄籽提取物:2.5-10%葡萄渣提取物,其提供黄酮类和花青素(单宁):2.5-10%越橘提取物(对于血液微循环有效果):1-5%枸杞果提取物:1-10%类姜黄素提取物:1-10%维生素A、C和E:0.1-1%乙酰半胱氨酸:0.1-1%锌和硒盐:0.0025-0.025%双歧杆菌:10x8-10x10cfu/g来自双歧杆菌或者乳酸菌的细胞壁:0.025-0.2%。...
当前第1页1 2 3 
网友询问留言 已有0条留言
  • 还没有人留言评论。精彩留言会获得点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