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苄星青霉素化合物等的化合物在制备用于治疗炎症疾病的药物中的用途的制作方法

文档序号:13453290
选自苄星青霉素化合物等的化合物在制备用于治疗炎症疾病的药物中的用途的制作方法
选自苄星青霉素化合物等的化合物在制备用于治疗炎症疾病的药物中的用途本发明专利申请是于2013年3月13日递交的名称为“FBXO3抑制剂”的第201380042067.5号中国专利申请的分案申请。相关申请的交叉引用本申请要求2012年6月8日提交的美国临时申请第61/657,423号的优先权,其通过引用的方式全部纳入本文中。

背景技术:
炎症疾病已成为许多以被高度激活的免疫系统为特征的人类疾病的基础,所述系统导致在感染恶性病原体后,分泌大量的循环促炎性细胞因子,响应宿主细胞损伤、或激活免疫效应细胞(T细胞、巨噬细胞等)的受体的相关刺激物。例如,在美国每年败血症导致超过500,000例死亡,且肺炎是感染死亡的主要原因。此外,非炎症疾病(结肠炎、关节炎)也可包含作为疾病发病主要介质的细胞因子。这些感染性疾病的核心特征是来自促炎性细胞的细胞因子释放的爆发,即细胞因子风暴,所述促炎性细胞包括巨噬细胞、淋巴细胞和PMN。在很多条件下,细胞因子风暴是过度的(高细胞因子(hypercytokinemia)),并且导致免疫效应细胞持续激活的重要免疫反应,这些免疫效应细胞产生持续的和超生理水平的细胞因子,所述细胞因子包括引起深度组织损伤的TNFα、IL-β和IL-6。不加以抑制,该深度炎症级联反应可对宿主有毁灭性的作用。在阻断细胞因子风暴上的现有尝试专注于系统性皮质类固醇的用途或对特定细胞因子(例如在败血症上没有改善死亡率的TNFα和IL-1β)的靶向抗炎药的开发。关注在T细胞(例如TLR4受体)内抑制上游表面受体的其他方法已没有结论,并且相似的药剂在3期临床试验上没有成功。这些方法中的许多方法是限制性的,因为只选择一个靶标(受体或细胞因子)用于抑制;然而,系统性感染和败血症是十分严重的疾病,借此许多炎症介质从多个受体的活化中释放出。在宿主炎症响应期间,针对单一分子目标的药剂不能阻止其他促炎性细胞因子的活性。这些观察强调识别用于干预的更新目标的重要性,该干预可能控制更宽范围的促炎性细胞因子的合成与分泌。此外,败血症治疗主要依靠的是抗菌剂,该抗菌剂由于附带毒性和多药耐药性的快速出现而不提供全面保护且为限制性的,并且快速出现了耐多种药性。因此,具有新靶标的更新的小分子抗炎治疗的发现对于严重的炎症疾病(如败血症)具有深远的影响。TNF受体相关的因子(TRAF)是一个蛋白质家族,主要涉及炎症调节、抗病毒响应和细胞凋亡。六个良好表征的TRAF蛋白(TRAF1-6)存在并且一种更新的同系物TRAF7最近被识别。所有TRAF成员共有一个高度保守的C端结构域,该C端结构域介导与跨膜TNF受体的相互作用。TNFR蛋白的识别非常有助于阐明源自TNFR超家族(superfamily)和类Toll/白细胞介素-1受体(TLR/IL-1R)家族的信号传导的分子机制。TRAF家族蛋白与IL-1受体、TLR、CD40、RANK、I-TAC、p75NGF受体等相互作用。特别地,TRAF2、TRAF5和TRAF6起连接细胞表面受体与下游激酶联级的衔接蛋白的作用,其依次激活关键转录因子,如细胞核因子κB(NFκB),导致细胞因子基因表达。随着过度的免疫反应,TRAF-介导的细胞因子释放导致浮肿、多器官衰竭和休克的深远效应。然而,由于它们介导信号传导以引起数个下游细胞因子的转录活化,因此TRAF蛋白具有重要的作用。这些发现提出,设计来选择性调节许许多多TRAF蛋白的策略可以作为治疗干预的新战略。然而,迄今为止,在蛋白稳定的水平下,关于TRAF家族的分子调节很少有人知道。针对TRAF蛋白在细胞中的浓度的调节的策略主要可作为用于设计新一类的抗炎药的基础。蛋白质的泛素化因通过蛋白酶体或通过溶酶体的降解使它们被牢记,并且调控多种过程。通过包括E1泛素活化酶的一系列酶反应、从E1活化酶到E2结合酶的泛素转移、和最后由E3泛素连接酶催化的在底物的ε-氨基赖氨酸和C-端泛素之间产生异构肽键,精巧地安排泛素与目标蛋白的结合。在许多E3连接酶中,Skp-Cullin1-Fbox(SCF)超家族是其中被研究最多的。SCF复合体具有由Skp1、Cullin1和E2-泛素结合(Ubc)酶组成的催化核心复合体(catalyticcorecomplex)。该SCF复合体还包含一个衔接受体亚单元(被称为F-box蛋白)以通过磷特异性域(phosphospecificdomain)相互作用而靶向数百个底物。F-box蛋白具有两个域:一个NH2-端F-box模体(motif)和一个C-端富含亮氨酸的重复(LRR)模体或WD重复模体。SCF复合体使用F-box模体以结合Skp1,而富含亮氨酸的重复模体或WD重复模体用于识别底物。

技术实现要素:
本发明公开的一个实施方案是具有式I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是二价的连接部分;及R1-R10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卤素、氨基、或羟基,条件是R3或R8中的至少一个是任选取代的烷基、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或卤素。本文还公开具有式II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或具有式IV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是二价的连接部分;及R2-R5和R7-R10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本文公开的另一个实施方案是一种抑制受试者的促炎性细胞因子的释放的方法,包括将FBXO3抑制剂给予受试者。本文公开的另一实施方案是一种治疗受试者的炎症疾病的方法,包括将治疗有效量的FBXO3抑制剂给予受试者。本文公开的又一实施方案是一种抑制FBXO3诱导的泛素化和FBXL2降解的方法,包括将含FBXO3的组织或细胞与苄星青霉素(benzathine)化合物、任选取代的二氨基烷烃、取代的喹啉、苏木精、四亚甲基双(tetramethylenebis)、萘卡因、氨苄青霉素、或玫瑰树碱(elliptine)接触。本文公开的另一个实施方案是一种抑制受试者的细菌生长或物体表面的细菌生长的方法,包括将有效量的FBXO3抑制剂给予受试者或物体表面。本文公开的另一个实施方案是一种抑制FBXO3蛋白的生物活性的方法,包括将FBXO3与一种与氨基酸残基Y308、N335、E341、T368和S370相互作用的化合物接触,这些氨基酸残基存在于FBXO3蛋白的ApaG域腔体中。通过参考附图进行的以下详细描述,上文将会变得更明显。附图说明图1A-1E.FBXL2靶向TRAF用于聚泛素化。图1A.显示出在对照(CON)质粒或异位FBXL2质粒表达后TRAF和阴性对照蛋白的水平的免疫印迹。图1B.在外源性强力霉素(exogenousdoxycycline)控制下,将细胞用诱导性FBXL2质粒转染。将细胞用强力霉素处理不同时间,然后收集细胞,且用免疫印迹法分析细胞溶解产物的FBXL2、TRAF和β-肌动蛋白。图1C.将内源性FBXL2免疫沉淀,随后用TRAF1-6免疫印迹。图1D.体外的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复合组分用多个独立的V5-TRAF和显示聚泛素化的TRAF蛋白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左侧第二泳道)孵育。图1E.示出有或没有FBXL2过表达的每种TRAF蛋白的半衰期。图2A-2D.将FBXL2在赖氨酸201位点聚泛素化。图2A-C.设计FBXL2的一些缺失突变体(图2A、2B)和点突变体(图2C)并克隆到pcDNA3.1D/V5-HIS载体(上方泳道)。将编码FBXL2突变体的质粒转染到细胞中,随后用MG132处理。在将细胞暴露于媒介物(左下方)或MG132(右下方)后,收集细胞并且通过免疫印迹法分析细胞溶解产物的V5-FBXL2和β-肌动蛋白。图2D.野生型(WT)FBXL2和FBXL2K201R的半衰期研究。图3A-3K.在残基T404处通过SCFE3连接酶FBXO3磷酸化并靶向FBXL2。图3A.在FBXL2中潜在的磷酸化位点的方案(GPS2.1预测)。图3B.将内源性FBXL2免疫沉淀,随后进行含磷苏氨酸的免疫印迹。图3C.将内源性FBXL2免疫沉淀,随后进行对若干候选激酶的免疫印迹。图3D.免疫沉淀内源FBXL2,随后进行FBXO3免疫印迹。图3E.体外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FBXO3复合体组分用V5-FBXL2和显示聚泛素化的FBXL2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右侧泳道)孵育。图3F.将细胞用his靶标的FBXL2缺失突变体质粒转染,随后进行his-pulldown;将结合在钴珠上的FBXO3蛋白洗脱,然后重新溶解在SDS-PAGE中,随后进行FBXO3免疫印迹。图3G.WTFBXL2和FBXL2C-端缺失突变体的半衰期研究。图3H.在FBXL2中的GSK3β共有序列。图3I.将细胞用编码V5-WTFBXL2或V5-FBXL2T404A点突变体的质粒转染,然后使转染的细胞经历用V5抗体的免疫沉淀,随后进行含磷的苏氨酸免疫印迹。图3J.体外的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FBXO3复合体组分用V5靶标的WTFBXL2或FBXL2T404A突变体与显示聚泛素化的FBXL2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左侧的第二泳道)孵育。图3K.FBXO3靶向FBXL2的模型。图4A-4F.FBXO3包含在V220处天然出现的突变。图4A.显示V220I突变的FBXL2蛋白的SNP分析。图4B.首先,从二十个健康高加索人捐献者的PBMC细胞中提取基因组DNA,随后用实时PCR使用SNP探针进行SNP基因分组。图4C:在用人类细胞因子阵列(R&D)分析细胞因子释放之前,将三个WTPBMC细胞样本和三个含有杂合V220I突变的PBMC细胞用2ug/ml的LPS处理24h。图4D.体外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FBXO3或SCFFBXO3V220I突变体复合体组分用V5-FBXL2和显示聚泛素化的FBXL2水平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进行孵育。图4E.将细胞用V5-WTFBXO3或V5-FBXO3V220I突变体质粒转染,随后进行对V5、FBXL2和TRAF蛋白的免疫印迹。图4F.在使用人类细胞因子阵列(R&D)分析细胞因子分泌之前,将U937细胞用LPS额外处理24h。图5A-5I:FBXO3V220I是体内FBXO3的功能缺失突变体。慢病毒FBXO3基因转移增加了铜绿假单胞菌诱导的肺部炎症和损伤的严重性。对C57BL/6J小鼠气管内(i.t.)给予Lenti-LacZ、Lenti-FBXO3或Lenti-FBXO3V220I(107CFU/小鼠)持续120h,并且将4只小鼠/组用铜绿假单胞菌(PA103、104PFU/小鼠)接种24h。用在FlexiVent上监控小鼠以测量肺力学参数(图5A-5D)。然后将小鼠处死,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然后匀浆;在(图5E-5F、5I)中测定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和细胞因子分泌。图5G.在(图5A)中的肺样本上进行H&E染色。图5H:确定i.t.给予PA103(105PFU/小鼠,7只小鼠/组)小鼠的存活研究。仔细监控小鼠一段时间;对垂死的、濒临死亡的动物立即实施安乐死并记录为死亡。使用Prism软件生成Kaplan-Meier存活曲线。图6A-6I.FBXO3敲减减轻假单胞菌诱导的肺损伤。慢病毒FBXO3敲减减弱铜绿假单胞菌诱导的肺炎症和损伤的严重性。对C57BL/6J小鼠i.t.给予编码控制(CON)shRNA或Lenti-FBXO3shRNA(107CFU/小鼠)的慢病毒持续120h,将4只小鼠/组用PA103(104PFU/小鼠)接种24h。在FlexiVent上监控小鼠以测量肺力学参数(图6A-6D)。然后将小鼠处死,并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然后匀浆。在(图6E、6F、6H)中测量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和细胞因子分泌。图6G.在(图6A)中的肺样本上进行H&E染色。图6I.确定i.t.给予PA103(105PFU/小鼠,6只小鼠/组)的小鼠的存活研究。仔细监控小鼠一段时间;对垂死的、濒临死亡的动物立即实施安乐死并记录为死亡。使用Prism软件生成Kaplan-Meier存活曲线。图7A-7F.FBXO3结构分析揭示类细菌的ApaG域。图7A.设计FBXO3的一些缺失突变体,并克隆到pcDNA3.1D/V5-HIS载体上。图7B.体外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FBXO3全长(FL)或截短的FBXO3蛋白用V5-FBXL2和显示聚泛素化的FBXL2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左侧第二泳道)孵育。图7C.FBXO3-ApaG域的结构分析。图7D-7F.候选化合物苄星青霉素与FBXO3-ApaG域相互作用的对接研究。图8A-8D.FBXO3抑制剂的产生和对接分析。图8A-8D.合成苄星青霉素类似物的通用方法。简单而言,目标苄星青霉素类似物是由苯甲醛衍生物和二胺衍生物(如乙二胺)制备的。一般而言,将相关的苯甲醛衍生物(0.02mol)加到含乙二胺(0.01mol,~70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搅拌60min直到相关的席夫碱沉淀。将席夫碱过滤并用冷乙醇洗。然后将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将溶剂通过旋转蒸发除去并将40ml冷水加入以获得仲胺。收集苄星青霉素衍生物的沉淀物,水洗并干燥,随后从乙酸乙酯中重结晶。图8B-8D.新型FBXO3抑制剂BC-1215的结构和对接研究。图9.BC-1215抑制广谱的Th1泳道细胞因子。将PBMC细胞(1.5*10^6/ml,0.6ml)用2ug/mlLPS处理16h,BC-1215为10ug/ml。通过人类细胞因子阵列(R&D体系)监测细胞因子释放。将细胞因子阵列斑点杂交法的结果定量并绘图如下。图10A-10E.BC-1215抑制FBXO3并降低TRAF蛋白水平。图10A.在对指示蛋白免疫印迹之前的每个时间点,用2ug/ml的LPS处理PBMC细胞。图10B.体外泛素化分析。将经纯化的SCFFBXO3复合体组分用V5-FBXL2和显示降低的聚泛素化的FBXL2水平的具有增加浓度的BC-1215的泛素化反应组分的全补体进行孵育。图10C.将MLE细胞还用不同浓度的BC-1215处理16h。收集细胞,进行免疫印迹分析。图10D.在细胞周期分析(BD生物科学)之前,将Hela细胞用不同浓度的BC-1215处理24h。图10E.在对COX-2活性分析(Cayman)之前,将MLE细胞用BC-1215(10ug/ml)处理24h。图11.BC-1215抑制细胞因子从内毒素败血性休克模型中的释放。将BC-1215用乙酸以1∶2的摩尔比例溶解在水中;BC-1215的储备溶液为5mg/ml.将C57BL6小鼠用氯胺酮(80-100mg/kg腹腔内给药(i.p.))和甲苯噻嗪(10mg/kgi.p.)深度麻醉。通过腹腔内(IP)注射给予小鼠500ug、100ug、20ug、4ug和0.8ug的BC-1215。10min后,通过IP注射对小鼠给予100ug的LPS(大肠杆菌(E.coli))。90min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收集血液,进行IL1-β、IL-6和TNFα分析测试。(n=3/小鼠组,在每个剂量下)。图12.BC-1215抑制细胞因子在盲肠结扎和穿孔(CLP)败血症模型中的释放。如上溶解BC-1215。将C57BL6小鼠用氯胺酮(80-100mg/kgIP)和甲苯噻嗪(10mg/kgi.p.)深度麻醉。通过IP注射对小鼠给予100ug的BC-1215。30min后,进行CLP。6h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收集血液,进行IL1-β、IL-6和TNFα水平的分析。(n=4-5只小鼠/组,相对于CLP*p<0.05)。图13A-13H.BC-1215减少假单胞菌肺炎中的肺损伤。通过IP注射将BC-1215(100ug)给予C57BL6小鼠,然后将小鼠用假单胞菌(Pseudomonas)(菌株PA103,104PFU/小鼠,i.t.)刺激额外的18h。在FlexiVent上监控小鼠以测量肺力学参数(图13A-13D)。然后处死小鼠,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然后匀浆。在(图13E、13F、13H)中测量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和细胞因子分泌。图13G.在肺样本上进行H&E染色。(n=4-6只小鼠/组,相对于媒介物*p<0.05)图14A-14H.BC-1215减轻H1N1流感性肺炎的严重性。图14A-14D.将C57BL6小鼠用H1N1(106PFU/小鼠,i.t.)刺激高达9天。对于BC-1215处理,将储备溶液(5mg/ml)加至饮用水(含2%的蔗糖)以得到30ug/ml的终浓度。在第5天使用FlexiVent测量肺力学参数(图14A-14C)。图14D.i.t.给予H1N1(105PFU/小鼠,8只小鼠/组)的小鼠的存活研究。仔细监控小鼠一段时间;对垂死的、濒临死亡的动物立即实施安乐死并记录为死亡。然后处死小鼠,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随后匀浆。在(图14E、14F)中测量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图14G.来自媒介物或BC-1215处理的小鼠的肺部照片。图14H.在肺样本上进行H&E染色。(n=5-8只小鼠/组,相对于H1N1*p<0.05)图15A-15C.BC-1215减少TPA诱导的耳肿胀。图15A-15C.将C57BL6小鼠用氯胺酮(80-100mg/kgi.p.)和甲苯噻嗪(10mg/kgi.p.)深度麻醉。在TPA(2ug/耳朵)给药30min后,将20μl的BC-1215乙醇溶液以8、40、200ug/耳朵施用至耳朵。对比包括等体积的乙醇(媒介物对照)。TPA给药18h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使用千分尺测量耳朵的厚度(图15B)。立即进行耳穿孔的活组织检查,称重并绘图(图15C)。图16A-16C.BC-1215减少角叉菜胶诱发的足肿胀。图16A-16C.将C57BL6小鼠用氯胺酮(80-100mg/kgi.p.)和甲苯噻嗪(10mg/kgi.p.)深度麻醉。小鼠接受25ul盐水或25ul角叉菜胶(在盐水中的浓度为1%)的足下给药,随后每天IP注射100ug的BC-1215持续两天。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并测量足的厚度和体积(图16B-16C)。(n=4只小鼠/组,相对于媒介物*p<0.05)图17A-17D.BC-1215减少DSS诱发的结肠炎。图17A-图17C.将C57BL6小鼠用含有3.5%的葡聚糖硫酸钠(DSS)的水喂食高达5天。小鼠每天用媒介物或100ug的BC-1215处理(通过IP注射)。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并测量结肠长度并绘制在(图17A)中。用ELISA分析结肠组织的IL1β(图17B)和TNFα(图17C)。(n=4只小鼠/组,相对于DSS*p<0.05)图17D.在结肠样本上进行H&E染色。(n=4只小鼠/组,相对于DSS*p<0.05)图18.由FBXO3催化的建议的新型炎症途径。感染或自身免疫疾病可能包含以下通路:→细胞因子产生→组织炎症、损伤和肿胀。具体来说,局部和全身性炎症通过独特的通路而部分地调节,借此之前未认知的E3连接酶组分FBXO3引发另一E3连接酶亚单元FBXL2的泛素化和降解,从而增加调节来自炎症细胞的细胞因子分泌的TRAF蛋白水平。本质上,FBXL2似乎是一种炎症的反馈抑制剂。因为TRAF是通过NF-κ的细胞因子表达的重要分子输入,FBXO3的突变或抑制将阻止TRAF蛋白的诱导并抑制细胞因子产生。FBXO3作为新型分子靶标作用,作为本发明的核心,已经引起Fbox蛋白泛素E3连接酶抑制剂的产生。图19.Kirby-Bauer抗菌素测试。使用琼脂培养基(Mueller-Hintonagar)在抗菌素敏感试验中测试BC-1215。简单而言,将含有不同量的BC-1215或庆大霉素(阳性对照)的6mm滤纸加至预先暴露于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琼脂培养基上。将培养皿在37度下孵育24h。测量区域大小并用指示阳性结果的红圈标记。该数据表明,通过与细菌ApaG蛋白的相互作用,BC-1215可抑制细菌生长。图20A-20J是一个描绘苄星青霉素化合物和分析结果的表格。PBMC细胞(1.5*10^6/ml,0.6ml)用2ug/ml的LPS及不同浓度的各化合物处理16hrs。IL1β和TNFα细胞因子释放用ELISA监测以计算IC50。U937单核细胞(1.5*10^6/ml,0.6ml)用不同浓度的各化合物处理16h。然后将细胞用台盼蓝染色以区分死亡细胞,并计算LD50。治疗指数(TI)=LD50/IC50。以红色标记的化合物为高价值靶标(低IC50,高LD50),需要在体内进一步试验。图21A-21E.BC-1261减少铜绿假单胞菌诱发的肺炎。通过i.p.注射将BC-1261给予小鼠,然后将小鼠立即用铜绿假单胞菌(菌株PA103,2.5*104cfu/小鼠,i.t.)或不用铜绿假单胞菌(对照,CON)刺激额外的18h。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随后匀浆。在(A-C)中测量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和细胞因子分泌。D.将灌洗细胞用胞嘧啶处理并用May-Grunwald和Geimsa染色。E.在肺样本上进行H&E染色。该数据代表n=4只小鼠/组,相对于PA103*P<0.05。图22A-22C.BC-1261减少烟雾诱发的肺部炎症。在一剂量的i.p.注射BC-1261(100ug)前,将小鼠暴露于烟雾持续5周,18个小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将肺用盐水灌洗、割下,随后匀浆。在(A-C)中测量灌洗蛋白、细胞计数和细胞因子分泌。该数据代表n=3只小鼠/组,相对于con*P<0.05。图23A-23D.BC-1261减少TPA诱发的耳肿胀。在TPA(2μg/耳朵)给药30min后,将不同剂量的BC-1261以各种剂量施用至小鼠的耳朵。A.与等体积的乙醇作为媒介物对照(CON)进行整体对比。TPA给药18小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并用千分尺测量耳朵的厚度(B)。还取尸检样本以测量MPO活性(C)并计算耳肿胀(D)。该数据代表n=6只小鼠/组,相对于TPA*P<0.05。图24A-24D.BC-1261减少DSS诱发的急性结肠炎。A-D.将C57BL6小鼠用任意含3.5%的葡聚糖硫酸钠(DSS)的水喂食高达5天。将小鼠每天用媒介物(对照[CON])或BC-1261(150ug)处理(通过IP注射),或者将的BC-1261以30μg/ml(po)给予到饮用水。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测量结肠的长度并在(A-B)中绘图。还分析结肠组织的TNFα(C)和IL6(D)。E.对结肠样本进行H&E染色。该数据代表n=4只小鼠/组,相对于DSS*P<0.05且相对于CON*P<0.05)。图25A-25J.BC-1261减少DSS诱发的慢性结肠炎。A.将C57BL6小鼠用任意含2%的葡聚糖硫酸钠(DSS)的水喂食6天,然后换成水至最多3轮。第7天开始,将BC-1261以30μg/ml给予到饮用水中。在试验结束时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并测量结肠的长度并在(B-C)中绘图。测量疾病指数并在(D)中绘图。在(E-F)中测量血清细胞因子水平。还分析了结肠组织细胞因子和MPO活性(GJ)。该数据代表n=7只小鼠/组,相对于CON*P<0.05。图26A-26C.化合物BC-1234与FBXO3-ApaG域的对接研究。A.BC-1234结构。B.BC-1234与在FBXO3ApaG模体中的Glu64和Thr91残基相互作用。C.五组具有与FBXO3-ApaG模体相互作用的最好对接得分的BC-1234。D.在MLE(鼠科上皮细胞)中对BC-1234进行进一步测试。简言之,将MLE细胞用不同浓度的BC-1234处理16h。然后收集细胞并分析AuroraB、细胞周期蛋白D3、FBXL2和FBXO3的免疫印迹。图27A-27G.BC-1258在癌细胞中诱导G2/M制动和凋亡。A.将来自五组对照、AML和ALL受试者的PBMC在RPMI培养基中孵育18小时。然后收集细胞、溶解并进行蛋白免疫印迹分析。B-D.将人类白血病细胞(U937、K562和THP1细胞)用不同浓度的BC-1258处理16h。收集细胞,并分析AuroraB、细胞周期蛋白D2(cyclinD2)、细胞周期蛋白D3(cyclinD3)和FBXL2免疫印迹。E-F.将MLE细胞用不同浓度的BC-1258处理16h,将细胞通过BrdU吸入和7-AAD染色处理,随后进行FACS细胞周期分析(E),将2N、4N和8NDNA柱状图定量并绘制于(F)中。G.FACS的定量分析显示,在每个时间点BC-1258处理后的凋亡MLE细胞水平。图28A-28I.BC-1258抑制异种移植中的肿瘤生长。A-E.BC-1258和其他化合物对裸鼠中的U937肿瘤生长的作用,n=4只小鼠/组,饮用水中的药物浓度为30ug/ml。A道显示了药物治疗后三只裸鼠中异种移植物(箭头)的各种大小的代表图。B.随时间的肿瘤体积测量(n=4只小鼠/组,相对于con*P<0.05)。D.称量来自C的肿瘤组织并绘图(n=4只小鼠/组,相对于con*p<0.05)。E.在结束时收集小鼠的来自三个对照和三个药物处理的U937植入物的肿瘤,并通过免疫印迹法分析AuroraB、CaM和FBXL2蛋白。F-I.在结束时收集每只小鼠的血清,并处理用于肌酸酐、LDH、ALT和肌酸激酶活性。图29.ApaG药物结合模体。图30.FBXO3-ApaG与化合物BC-1261和BC-1234相互作用。图31.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4相互作用。图32.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5相互作用。图33.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5(次级位置)相互作用。图34.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6相互作用。图35.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7相互作用。图36.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8相互作用。图37.FBXO3-ApaG与化合物BC-1309相互作用。图38.总结对于化合物BC-1215和BC-1261的毒性筛选的表格。序列表如37C.F.R.1.822所定义的,使用氨基酸的标准三字母代码表示列于附带的序列表中的氨基酸序列。序列表作为一种ASCII文本文件被提交,创建于2013年3月11日,4.47KB,其通过引用的方式纳入本说明书。发明内容术语如本文中所使用的,除非上下文另外清楚地说明,单数术语“一”、“一个”和“该”包括复数的指示物。而且,如本文中所使用的,术语“包括”意指“包含”。尽管与本文描述的那些方法和材料相似或相同的方法和材料可用于实践或测试本发明,然而适合的方法和材料描述如下。此外,所述材料、方法和实例都只是示例性的而不意欲进行限制。为了帮助阅读本发明的各个实施例,提供具体术语的以下解释:“酰基”指的是具有结构-C(O)R的基团,其中R可为,例如,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芳基或任选取代的杂芳基。“低级酰基”为那些包含1至6个碳原子的酰基基团。“酰氧基”指的是具有结构-OC(O)R-的基团,其中R可为,例如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芳基或任选取代的杂芳基。“低级酰氧基”基团包含1至6个碳原子。本文所用的“给药”包括另一个人向受试者给药或受试者自我给药。术语“脂肪族的”定义为包括烷基、烯基、炔基、卤代烷基和环烷基基团。“低级脂肪族的”基团是具有1至10个碳原子的支链或非支链的脂肪族基团。“烷二基”、“环烷二基”、“芳基二基”、“烷芳基二基”指的是衍生自脂肪族的、环脂族的、芳基和烷芳基烃的二价基团。“烯基”指的是仅含有碳和氢且含有一个或多个可共轭或非共轭的双键的环状、支链或直链基团。烯基可为未取代的或取代的。“低级烯基”基团包含1至6个碳原子。术语“烷氧基”指的是直链的、支链的或环状的烃结构及其组合,包括1至20个碳原子,优选1至8个碳原子(称为“低级烷氧基”),更优选1至4个碳原子,其在连接点包括一个氧原子。“烷氧基”的一个实例由式-OR代表,其中R可为烷基,任选被烯基、炔基、芳基、芳烷基、环烷基、卤代烷基、烷氧基或杂环烷基取代。合适的烷氧基包括甲氧基、乙氧基、正丙氧基、异丙氧基、正丁氧基、异丁氧基、仲丁氧基、叔丁氧基环丙氧基、环己氧基等。“烷氧基羰基”指的是烷氧基取代的羰基,-C(O)OR,其中R代表任选取代的烷基、芳基、芳烷基、环烷基、环烷基烷基或类似的部分。术语“烷基”指的是具有1至24个碳原子的支链或非支链饱和烃基团,如甲基、乙基、正丙基、异丙基、正丁基、异丁基、叔丁基、戊基、己基、庚基、辛基、癸基、十四烷基、十六烷基、二十烷基、二十四烷基等。“低级烷基”基团为具有1至6个碳原子的饱和支链或非支链的烃。优选的烷基具有1至4个碳原子。烷基可为“取代的烷基”,其中一个或多个氢原子被取代基取代,该取代基如卤素、环烷基、烷氧基、氨基、羟基、芳基、烯基或羧基。例如,低级烷基或(C1-C6)烷基可为甲基、乙基、丙基、异丙基、丁基、异丁基、仲丁基、戊基、3-戊基、或己基;(C3-C6)环烷基可为环丙基、环丁基、环戊基或环己基;(C3-C6)环烷基(C1-C6)烷基可为环丙基甲基、环丁基甲基、环戊基甲基、环己基甲基、2-环丙基乙基、2-环丁基乙基、2-环戊基乙基或2-环已基乙基;(C1-C6)烷氧基可为甲氧基、乙氧基、丙氧基、异丙氧基、丁氧基、异丁氧基、仲丁氧基、戊氧基、3-戊氧基、或己氧基;(C2-C6)烯基可为乙烯基、丙烯基、1-丙烯基、2-丙烯基、1-丁烯基、2-丁烯基、3-丁烯基、1,-戊烯基、2-戊烯基、3-戊烯基、4-戊烯基、1-己烯基、2-己烯基、3-己烯基、4-己烯基或5-己烯基;(C2-C6)炔基可为乙炔基、1-丙炔基、2-丙炔基、1-丁炔基、2-丁炔基、3-丁炔基、1-戊炔基、2-戊炔基、3-戊炔基、4-戊炔基、1-己炔基、2-己炔基、3-己炔基、4-己炔基或5-己炔基;(C1-C6)烷酰基可为乙酰基、丙酰基或丁酰基;卤代(C1-C6)烷基可为碘甲基、溴甲基、氯甲基、氟甲基、三氟甲基、2-氯乙基、2-氟乙基、2,2,2-三氟乙基或五氟乙基;羟基(C1-C6)烷基可为羟甲基、1-羟乙基、2-羟乙基、1-羟丙基、2-羟丙基、3-羟丙基、1-羟丁基、4-羟丁基、1-羟戊基、5-羟戊基、1-羟己基、或6-羟己基;(C1-C6)烷氧基羰基可为甲氧基羰基、乙氧基羰基、丙氧基羰基、异丙氧基羰基、丁氧基羰基、戊氧基羰基或己氧基羰基;(C1-C6)烷基巯基可为甲基巯基、乙基巯基、丙基巯基、异丙基巯基、丁基巯基、异丁基巯基、戊基巯基或己基巯基;(C2-C6)烷酰基氧基可为乙酰氧基、丙酰氧基、丁酰氧基、异丁酰氧基、戊酰氧基或己酰氧基。“炔基”指的是仅含有碳和氢且含有一个或多个三键的环状、支链或直链基团。炔基可为未取代的或取代的。“低级炔基”基团为那些含有1至6个碳原子的炔基基团。术语“胺”或“氨基”指的是式-NRR′的基团,其中R和R′可独立地为氢或烷基、烯基、炔基、芳基、芳烷基、环烷基、卤代烷基,或杂环烷基。例如,“烷基氨基”或“烷基化的氨基”指的是-NRR′,其中R和R′中至少一个为烷基。“氨基羰基”,单独或组合,指氨基取代的羰基(氨基甲酰基)基团,其中氨基基团可任选地为被如烷基、芳基、芳烷基、环烷基、环烷基烷基、烷酰基、烷氧基羰基、芳烷氧基羰基等单取代的或二取代的。氨基羰基基团可为-N(R)-C(O)-R(其中R为取代的基团或H)。合适的氨基羰基基团为乙酰氨基。术语“酰胺”或“酰氨基”由式-C(O)NRR′表示,其中R和R′可独立地为如上所述的氢、烷基、烯基、炔基、芳基、芳烷基、环烷基、卤代烷基,或杂环烷基。“类似物”为在化学结构上与母体化合物不同的分子,例如同系物(通过在化学结构或质量上的增量而不同,如在烷基链长度上的差别或包含多个同位素中的一个的差别)、分子碎片、一个或多个官能团不同的结构、或电离作用上的改变。类似物不一定由母体化合物合成。衍生物是衍自基本结构的分子。“动物”指的是活着的多细胞脊椎生物体,例如,包括,哺乳动物和鸟类的种类。术语哺乳动物既包括人类又包括非人类哺乳动物。类似地,术语“受试者”既包括人类受试者又包括非人类受试者,包括鸟类和非人类哺乳动物,如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伴侣动物(如狗和猫)、牲畜(如猪、羊、牛);以及非家养类动物,如大型猫科动物。不管处于生物体生命周期的哪个阶段,术语受试者都适用。因此,取决于该生物体(即,不论生物体是哺乳动物还是鸟类,如家养的或野生的),术语受试者适用于子宫内或卵内的生物体。“芳基”指的是具有单环(如苯基)或多个稠合环(如萘基或蒽基)的单价不饱和芳族碳环基团,其可任选地为未取代的或取代的。“杂芳基”被定义为具有至少一个纳入芳族基团的环中的杂原子的芳族基团。杂原子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氮、氧、硫和磷。杂芳基包括但不限于,吡啶基、吡嗪基、嘧啶基、吡咯基、吡唑基、咪唑基、噻唑基、噁唑基、异噁唑基、噻二唑、噁二唑、噻吩基、呋喃基、喹啉基、异喹啉基、苯并咪唑基、苯并噁唑基、喹喔啉基等。芳基或杂芳基可被一个或多个基团取代,包括但不限于:烷基、炔基、烯基、芳基、卤素、硝基、氨基、酯基、酮基、醛基、羟基、羧酸或烷氧基;或者芳基或杂芳基可为未取代的。术语“芳烷基”指的是烷基,其中芳基取代了烷基中的氢原子。芳烷基的实例为苄基。“芳氧基”或“杂芳氧基”指的是式-OAr基团,其中Ar分别为芳基或杂芳基。原子坐标或结构坐标指的是来自于与模型有关的数学方程式的数学坐标,该模型是由原子(散射中心)(如蛋白)的X-射线的单色光束的衍射获得的。在某些实例中,蛋白可为晶体的FBXO3蛋白。该衍射数据用来计算晶体的重复单元的电子密度图。该电子密度图用来建立晶体的单位单元内独立原子的位置。在一个实例中,术语“结构坐标”指的是笛卡尔坐标,其来源于与由X-射线的单色光束的衍射获得的模型有关的数学方程式,如通过晶体形式的FBXO3蛋白的原子。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应理解,一组通过X-射线晶体学测定的结构坐标不是没有标准误差。用于本申请的目的,当叠加在一起时,任意组的结构坐标——具有的蛋白骨架原子(N、Cα、C和0)的均方根偏差小于约1.0埃、如约0.75或约0.5、或约0.25埃——使用骨架原子,应(没有明确的相反陈述时)认为是相同的。术语“羧酸根”或“羧基”指的是基团-COO-或-COOH。术语“共同给药”或“共同给予”指的是,FBXO3抑制剂与至少一种其他治疗剂在大体相同的时期内的给药,且不要求是在精确的同一瞬间给药(虽然共同给药包括在精确的同一瞬间的给药。)。因此,共同给药可在同一天或在不同天,或者在同一周或不同周。其他治疗剂可包括在同一组合物中作为FBXO3抑制剂。术语“环烷基”指的是由至少三个碳原子组成的非芳香族碳基环。环芳基基团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环丙基、环丁基、环戊基、环己基等。术语“杂环烷基基团”为如上定义的环烷基基团,其中所述环的至少一个碳原子被杂原子(例如,但不限于氮、氧、硫或磷)取代。术语“酯基”指的是氢原子被下述基团替代的羧基,例如C1-6烷基(“羧基C1-6烷基”或“烷基酯基”)、芳基或芳烷基(“芳基酯基”或“芳烷基酯基”)等等。优选CO2C1-3烷基,例如甲酯基(CO2Me)、乙酯基(CO2Et)和丙酯基(CO2Pr),并且也包括它们的反向酯(如-OCOMe、-OCOEt和-OCOPr)。术语“卤素”指的是氟、溴、氯和碘取代基。术语“卤代的烷基”或“卤代烷基”指的是如上定义的烷基,其中这些基团中存在的一个或多个氢原子被卤素(F、Cl、Br、I)取代。术语“羟基”用式-OH代表。“抑制”指的是抑制疾病或病症的全面发展。“抑制”还指与对照相比,在生物活性或结合方面的任意数量或质量的减少。“N-杂环的”或“N-杂环”指的是包括至少一个氮杂原子的单环或双环或环体系。除杂原子外,该环或环体系通常包括1至9个碳原子,并且可为饱和的、不饱和的或芳族的(包括准芳香族的)。术语“准芳香族的”指的是并不严格为芳香族的、但通过与芳香族环相似的电子离域作用稳定且以与芳香族环相似的方式起作用的环体系。芳香族包括准芳香族环体系,如吡咯环。5-元单环的N-杂环的实例包括:吡咯基、H-吡咯基、吡咯啉基、吡咯烷基、噁唑基、噁二唑基(包括1,2,3和1,2,4噁二唑基)异噁唑基、呋咱基(furazanyl)、噻唑基、异噻唑基、吡唑基、吡唑啉基、吡唑烷基、咪唑基、咪唑啉基、三唑基(包括1,2,3和1,3,4三唑基)、四唑基、噻二唑基(包括1,2,3和1,3,4噻二唑基),和二噻唑基。6元单环的N-杂环的实例包括:吡啶基、嘧啶基、哒嗪基、吡嗪基、哌啶基、吗啉基、硫代吗啉基、哌嗪基和三嗪基。该杂环可被很宽范围的取代基任选地取代,并且优选被C1-6烷基、C1-6烷氧基、C2-6烯基、C2-6炔基、卤素、羟基、巯基、三氟甲基、氨基、氰基或单(C1-6烷基)氨基或二(C1-6烷基)氨基取代。该N-杂环基团可稠合至如苯基、萘基、茚基、薁基、芴基和蒽基的碳环上。8、9和10元双环杂环的实例包括1H噻吩并[2,3-c]吡唑基、吲哚基、异吲哚基、苯并噁唑基、苯并噻唑基、苯并异噁唑基、苯并异噻唑基、苯并咪唑基、吲唑基、异喹啉基、喹啉基、喹喔啉基、嘌呤基、噌啉基、2,3-二氮杂萘基、喹唑啉基、喹喔啉基、苯并三嗪基等等。这些杂环可被例如C1-6烷基、C1-6烷氧基、C2-6烯基、C2-6炔基、卤素、羟基、巯基、三氟甲基、氨基、氰基或单(C1-6烷基)氨基或二(C1-6烷基)氨基任选地取代。除非另有定义,任选取代的N-杂环包括吡啶鎓盐和由适合的环氮的N-氧化物形式。“硝基”指的是具有结构-NO2的R-基团。“R-基团”或“取代基”指的是单原子(例如卤素原子)或彼此共价结合的两个或多个原子组,其与原子或分子内的原子共价结合以满足原子或该分子的原子的化合价需求,通常是替代氢原子。R-基团/取代基的实例包括烷基、羟基、烷氧基、酰氧基、巯基和芳基。术语“受试者”包括人类和非人类受试者,包括鸟类和非人类哺乳动物,如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伴侣动物(如狗和猫)、牲畜(如猪、羊、牛),以及非家养类动物,如大型猫科动物。无论在生物体生命周期的哪个阶段,术语受试者都适用。因此,术语受试者适用于子宫内和卵内的生物体,取决于该生物体(即,不论生物体是哺乳动物还是鸟类,如家养的或野生的)。“取代的”或“取代”指的是分子的氢原子或R-基团被一个或多个另外的R-基团替代。除非另有定义,本文所用的术语“任选取代的”或“任选的取代基”指的是可或不可被1、2、3、4或更多个基团(优选1、2或3个基团,更优选1或2个基团)进一步取代的基团。例如,取代基可选自C1-6烷基、C2-6烯基、C2-6炔基、C3-8环烷基、羟基、氧代、C1-6烷氧基、芳氧基、C1-6烷氧基芳基、卤素、C1-6卤代烷基(如CF3和CHF2)、C1-6卤代烷氧基(如OCF3和OCHF2)、羧基、酯基、氰基、硝基、氨基、取代的氨基、双取代的氨基、酰基、酮基、酰胺、氨基酰基、取代的酰胺、双取代的酰胺、硫醇、烷基硫基、硫代、硫酸根、磺酸根、亚硫酰基、取代的亚硫酰基、磺酰基、取代的磺酰基、磺酰胺、取代的磺酰胺、双取代的磺酰胺、芳基、芳C1-6烷基、杂环基和杂芳基,其中,每个烷基、烯基、炔基、环烷基、芳基和杂环基及含有它们的基团还可被任选地进一步取代。在N-杂环中的任选的取代基还可包括但不限于C1-6烷基,即N-C1-3烷基,更优选甲基,特别是N-甲基。“治疗有效量”指的是具体药剂的质量,其足以在用该药剂治疗的受试者中实现所需的效果。例如,治疗量可为足以抑制受试者的炎症的FBXO3抑制剂的量。理想地,药剂的治疗有效量是足以抑制或治疗受试者的疾病或病症而不引起明显的细胞毒性效应的量。该药剂的治疗有效量将取决于被治疗的受试者、疾病的严重程度、治疗组合物的给药方式。“治疗”指的是疾病或病理学病症开始发生后减轻疾病或病理学病症的指征或症状的治疗性干预。如本文所用的,与疾病或病理学病症相关的术语“减轻”指的是治疗的任何可观察到的有益效果。例如,该有益效果可通过以下证明:一个易受影响的受试者的疾病的临床症状的延迟发作、所述疾病的一些或所有临床症状的严重程度减轻、所述疾病的进程减慢、受试者的整体健康或健康度改善;或本领域公知的对具体疾病为特异性的其他参数。短语“治疗疾病”指的是抑制疾病的全面发展,例如在有患病(如癌症)风险的受试者中。“预防”疾病或病症指的是,为了降低病理或病症发展的风险,或减小病理或病症的严重程度,对未表现出疾病征兆或仅表现出早期征兆的受试者预防性给予一种组合物。在本发明公开的某些实施方案中,该治疗抑制受试者的炎症。“药物组合物”为包括一定量(例如,单位剂量)的一种或多种所公开的化合物与一种或多种无毒的药学上可接受的添加剂(包括载体、稀释剂和/或佐剂)和任选其他生物活性成分的组合物。这样的药物组合物可通过标准的药物制剂技术(如那些公开在Remington′sPharmaceuticalSciences,MackPublishingCo.,Easton,PA(第19版)中的技术)制备。术语“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指的是通过常规方法制备的盐或酯,包括:例如无机酸或有机酸的盐,该无机酸或有机酸包括但不限于:盐酸、氢溴酸、硫酸、磷酸、甲磺酸、乙磺酸、苹果酸、乙酸、乙二酸、酒石酸、柠檬酸、乳酸、富马酸、琥珀酸、马来酸、水杨酸、苯甲酸、苯乙酸、杏仁酸等。目前所公开的化合物的“药学上可接受的盐”还包括由阳离子(如钠、钾、铝、钙、锂、镁、锌)和碱(如氨、乙二胺、N-甲基-谷氨酸、赖氨酸、精氨酸、鸟氨酸、胆碱、N,N′-二苄基乙二胺、氯普鲁卡因、二乙醇胺、普鲁卡因、N-苄基苯乙胺、二乙胺、哌嗪、三(羟甲基)氨基甲烷和四甲基氢氧化铵)形成的那些。这些盐可通过标准程序制备,例如通过将游离酸与适合的有机碱或无机碱反应。本说明书列举的任何化学化合物可作为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被替代性地给予。“药学上可接受的盐”还包括游离酸、碱和两性离子的形式。合适的药学上可接受的盐的描述可见于HandbookofPharmaceuticalSalts,Properties,SelectionandUse,WileyVCH(2002)。当本文公开的化合物包括酸性官能团如羧基时,则该羧基的合适的药学上可接受的阳离子对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已知的,并且包括碱、碱土、铵和季铵阳离子等等。这样的盐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已知的。对于“药学上可接受的盐”的其他实施例参见Bergeetal.,J.Pharm.Sci.66:1(1977)。“药学上可接受的酯”包括衍生自本文所描述的被改性以包括羧基的化合物的那些酯。在体内可水解的酯为一种在人体内或动物体内被水解以产生母体酸或母体醇的酯。因此,代表性的酯包括羧酸酯,其中酯基的羧酸部分的非羰基部分选自:直链或支链烷基(例如甲基、正丙基、叔丁基或正丁基)、环烷基、烷氧基烷基(例如甲氧基甲基)、芳烷基(例如苄基)、芳氧基烷基(例如苯氧基甲基)、芳基(例如:苯基,其任选地被如卤素、C1-4烷基、C1-4烷氧基或氨基取代);磺酸酯,如烷基磺酰酯或芳烷基磺酰酯(例如甲基磺酰酯);或氨基酸酯(例如L-缬氨酰酯或L-异亮氨酰酯)。“药学上可接受的酯”还包括无机酯如单磷酸酯、二磷酸酯或三磷酸酯。在此类酯中,除非另有说明,可有利存在的任何烷基基团包含1至18个碳原子,特别是1至6个碳原子,更特别是1至4个碳原子。在此类酯中存在的任何环烷基基团有利地包含3至6个碳原子。出现在这些酯中的任何芳基基团有利地包括苯基,其任选地如以上碳环基定义中所示被取代。因此,药学上可接受的酯包括:C1-22脂肪酸酯,如乙酰酯、叔丁基酯、或长链的直链或支链的不饱和的或ω-6单不饱和的脂肪酸酯,如棕榈酰酯、十八烷酰酯等。可选的芳基酯或杂芳基酯包括苯甲酰酯、吡啶基甲酰酯等,其可被取代,如以上碳环基中所定义的。其他的药学上可接受的酯包括脂肪族的L-氨基酸酯,如亮氨酰酯、异亮氨酰酯且特别是缬氨酰酯。用于治疗用途,化合物的盐是其中抗衡离子为药学上可接受的那些盐。然而,非药学上可接受的酸和碱的盐还可发现例如用于药学上可接受的化合物的制备或提纯。如上提及的药学上可接受的酸和碱的加成盐意指包括化合物能够形成的治疗上活性的无毒的酸和碱的加成盐形式。药学上可接受的酸加成盐可通过用此种合适的酸处理碱形式而方便地获得。例如,所述合适的酸包括无机酸如氢卤酸(如盐酸或氢溴酸)、硫酸、硝酸、磷酸等酸;或有机酸如乙酸、丙酸、羟基乙酸、乳酸、丙酮酸、草酸(即乙二酸)、丙二酸、琥珀酸(即丁二酸)、顺丁烯二酸、反丁烯二酸、苹果酸(即羟基丁二酸)、酒石酸、柠檬酸、甲磺酸、乙磺酸、苯磺酸、对甲苯磺酸、环拉酸、水杨酸、对氨基水杨酸、帕莫酸等酸。相反地,所述盐形式可通过用合适的碱处理而转换为游离碱形式。含有酸质子的化合物也可通过用合适的有机碱和无机碱处理而转换为它们的无毒的金属或胺加成盐形式。例如,合适的碱盐形式包括铵盐;碱金属盐和碱土金属盐,如锂盐、钠盐、钾盐、镁盐、钙盐等;有机碱的盐,例如苄星青霉盐、N-甲基-D-葡糖胺盐、海巴青霉素盐;及氨基酸的盐,例如精氨酸盐、赖氨酸盐等。上文所用的术语“加成盐”还包括本文描述的化合物能够形成的溶剂化物。例如,此种溶剂化物为水合物、醇化物等。上文所用的术语“季胺”定义为所述化合物通过化合物的碱性氮和合适的季胺化试剂之间反应而能够形成的季铵盐,所述季胺化试剂如任选取代的烷基卤、芳基卤或芳基烷基卤,如碘甲烷或苄基碘。还可使用其他具有好的离去基团的反应物,例如烷基三氟甲基磺酸酯、烷基甲磺酸酯和烷基对甲苯磺酸酯。季铵盐具有带正电荷的氮。药学上可接受的抗衡离子包括氯离子、溴离子、碘离子、三氟乙酸根和乙酸根。使用离子交换树脂可引入选择的抗衡离子。本文描述的一些化合物还可以它们的互变异构体形式存在。所公开的化合物的前药也是本发明考虑的。前药是在该前药给予受试者后,通过体内生理活动(如水解、新陈代谢等)被化学改性为活性化合物的活性或非活性化合物。在本上下文所用的术语“前药”意指药学上可接受的衍生物,如酯、酰胺和磷酸盐,使该衍生物的所得体内生物转化产物是如本文中描述的化合物所定义的活性药物。前药优选具有优异的水溶性、增强的生物利用度并在体内易于代谢为活性抑制剂。本文描述的化合物的前药可通过以下制备:将存在于所述化合物中的官能团进行改性,以这种方式将所述改性物通过常规方法或在体内裂解为母体化合物。制备和使用前药中所涉及的适用性和技术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熟知的。对于涉及酯的前药的一般性论述参见SvenssonandTunek,DrugMetabolismReviews165(1988)和Bundgaard,DesignofProdrugs,Elsevier(1985)。术语“前药”还旨在包括当将前药给予受试者时,在体内释放本发明的活性母体药物的任意共价键合的载体。由于前药常常具有与活性制剂药物相比增强的特性,如溶解性和生物利用度,因此本文公开的化合物可以前药的形式被递送。因此,还考虑目前公开的化合物的前药、递送前药的方法和含有所述前药的组合物。所公开的化合物的前药通常通过以下制备:将化合物中存在的一个或多个官能团进行改进,以这种方式将所述改性物通过常规方法或在体内裂解为母体化合物。前药包括具有被任意基团官能化的膦酸和/或氨基基团的化合物,其在体内裂解从而分别产生相应的氨基和/或膦酸基团。前药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具有酰化的氨基和/或膦酸或膦酸酰胺基团的化合物。在特别的实施例中,前药为一种低级的烷基膦酸酯,如异丙基膦酸酯。所公开化合物的受保护的衍生物也被考虑。多种适合的用于所公开的化合物使用的保护基公开在GreeneandWuts,ProtectiveGroupsinOrganicSynthesis;3rdEd.;JohnWiley&Sons,NewYork,1999中。一般而言,在不影响分子的剩余部分的条件下移除保护基。这些方法是本领域熟知的,包括水解、氢解等。一个优选的方法包括酯的移除,例如使用路易斯酸性条件将膦酸酯裂解,如在TMS-Br介导的酯裂解中以得到游离的膦酸。第二个优选的方法包括保护基团的移除,例如通过在适当的溶剂体系(如乙醇、乙酸等或它们的混合物)中利用钯碳氢解来移除苄基。基于叔丁氧基的基团——包括叔丁氧基羰基保护基团——可在合适的溶剂体系(如水、二噁烷和/或二氯甲烷)中利用无机酸或有机酸(如HCl或三氟乙酸)被移除。另一个示例性保护基,适于保护氨基和羟基官能氨基,是三苯甲基。其他的常规保护基团是已知的,并且合适的保护基团可由本领域技术人员参考GreeneandWuts的ProtectiveGroupsinOrganicSynthesis;3rdEd.;JohnWiley&Sons,NewYork,1999而选择。当胺被脱保护时,所得的盐可易于被中和以获得游离胺。类似地,当酸部分(如膦酸部分)显露时,该化合物可作为酸化合物或作为其盐而被分离。目前公开的化合物的具体的实例包括一个或多个不对称中心;因此,这些化合物可以不同的立体异构体的形式存在。因此,化合物和组合物可作为单独的纯的对映异构体或作为立体异构体混合物(包括外消旋混合物)而提供。在一些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的化合物是以基本上对映纯的形式合成或纯化,例如以90%的对映异构体过量,以95%的对映异构体过量,以97%的对映异构体过量,或甚至以超过99%的对映异构体过量的形式存在,如以对映纯的形式存在。被取代的基团(如取代的烷基)在一些实施方案中可被取代的基团(如取代的芳基)取代。在一些实施方案中,连接在一起的取代基团的数量被限为二(例如,取代的烷基被取代的芳基取代,其中芳基上存在的取代基不再被取代)。在一些实施方案中,取代的基团不再被另一个取代基团取代(例如,取代的烷基被未取代的芳基取代)。综述已发现,病原体激活一个相对近期识别的泛素E3连接酶亚单元,称为FBXO3(SEQID1),其足以泛素化和调节另一相对近期识别的泛素E3连接酶亚单元——称为FBXL2——的蛋白酶体降解。此外,还发现,通过靶向TRAF蛋白家族用于在其上皮细胞和单核细胞中清除,FBXL2在炎症中起“切断”的作用。因此,通过激活FBXO3,病原体引起FBXL2泛素化和降解,导致增强的免疫反应性TRAFs、提高的细胞因子蛋白生成、以及受损的肺稳定性。特别地,本发明公开的数据显示:i)FBXL2靶向六个TRAF家族蛋白(TRAF1-6)用于其泛素化和降解,(ii)FBXO3特别地靶向FBXL2用于其泛素化和降解,(iii)糖原合成酶激酶(GSK3β)磷酸化FBXL2,从而作为用于FBXL2的FBXO3泛素化的新型分子信号的作用,及(iv)与野生型(Wt)FBXO3相比,在感染铜绿假单胞菌后,天然产生的FBXO3点突变(FBXO3V220I)的表达不能刺激细胞因子生成,并且在肺炎的鼠模型中,FBXO3V220I的表达减轻炎症性肺损伤的严重程度。FBXO3的发现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它在它的三级结构中包含在哺乳动物蛋白中未检测到的类细菌分子信号。这个称为ApaG的模体引起当前公开的小分子治疗剂的高度独特的、选择性的门类的发展,所述小分子治疗剂阻断FBXO3活性,降低TRAF水平至自然水平,极度地抑制细胞因子从人类细胞中释放,并减轻在败血症动物模型中炎症的严重程度。当测试来自人类外周血单核细胞的细小脂多糖(LPS)诱导的细胞因子分泌时,产生了一系列的FBXO3的小分子抑制剂。在一个实施方案中,FBXO3抑制剂BC-1215抑制一些动物模型中的炎症并阻止组织损伤。本发明提供的是一种新的先天免疫分子模型,因为其涉及细胞因子信号传导。两种之前未良好表征的、以新的方式通过TRAF蛋白信号转导连接至细胞因子响应的蛋白(FBXO3、FBXL2)已被发现。本文公开的研究是第一次阐明似乎激活FBXL2-TRAF-细胞因子轴的FBXO3酶行为。基于先前未识别的在TRAF炎症通路中的FBXO3活性的新机制,本文公开的药剂以Fbox蛋白内的独特的原核分子信号为靶标。本文公开的是作为FBXO3的高度选择性的小分子抑制剂作用的苄星青霉素化合物,并且所述苄星青霉素化合物可用于预防和治疗败血性休克、肺炎和其他炎症病症。化合物在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的是FBXO3抑制剂。示例性FBXO3抑制剂包括苄星青霉素化合物、任选取代的二氨基烷烃(如1,10-二氨基癸烷)、取代的喹啉(如奎尼丁、羟化氯喹、伯胺喹)、苏木精、四亚甲基双、萘酰卡因、氨苄青霉素和玫瑰树碱,及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和酯。苄星青霉素化合物可为苄星青霉素或苄星青霉素类似物。在某些的实施方案中,苄星青霉素化合物不是苄星青霉素。在某些实施方案中,苄星青霉素类似物包括二价二胺的核心部分、在二价二胺核心部分第一个末端的第一个含芳基的部分,和在二价二胺核心部分第二个末端的第二个含芳基的部分。二胺基团的每个氨基可独立地为-NH-或-NR-,其中R为如所述的取代的基团,例如低级烷基、烷氧基、羟基、酰基、酰氧基、烷氧羰基、芳基、羧基或酯基。二价二胺核心部分可包括位于两个氨基之间的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在某些实施方案中,二胺的两个氨基可与碳原子一起形成杂芳基二基基团。含末端芳基的基团可各自独立地为芳烷基(优选苄基)或N-杂芳烷基(如-烷基-吡嗪基、-烷基-嘧啶基、-烷基-哒嗪基、或-烷基-吡啶基)。芳烷基的芳基环可被任选取代的N-杂环基团取代。在某些实施方案中,任选取代的N-杂环基团位于芳烷基与二价二胺核心部分的连接位点的对位的环位置。示例性苄星青霉素类似物包括任选取代的N-杂环取代的苄星青霉素。在某些实施方案中,苄星青霉素类似物包括两个苯环,其中至少一个(优选两个)苯环被任选取代的N-杂环基团取代,其中任选取代的N-杂环可为相同的或不同的。在某些实施方案中,任选取代的N-杂环基团位于苯环与苄星青霉素分子骨架的连接位点的对位的环位置。示例性N-杂环基团包括,例如吡咯基、H-吡咯基、吡咯啉基、吡咯烷基、噁唑基、噁二唑基(包括1,2,3;1,2,4和1,3,4噁二唑基)异噁唑基、呋咱基(furazanyl)、噻唑基、异噻唑基、吡唑基、吡唑啉基、吡唑烷基、咪唑基、咪唑啉基、三唑基(包括1,2,3和1,3,4三唑基)、四唑基、噻二唑基(包括1,2,3和1,3,4噻二唑基)、二噻唑基、吡啶基、嘧啶基、哒嗪基、吡嗪基、哌啶基、吗啉基、硫代吗啉基、哌嗪基和三嗪基。特别优选的N-杂环基团包括咪唑基、吡啶基、吡唑基、噁二唑基和嘧啶基。苄星青霉素类似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可具有式I的结构:其中,X为二价或四价的连接部分;及R1-R10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例如,X可为结构为-CnH2n-的烷二基,其中n为1至10,更优选2至5;X可为-C6H10-环烷二基;或X可为-C6H4-芳基二基。特别优选的X部分为-CH2-CH2-。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衍生自螺结构的四价部分,其中二胺核心的氮原子形成螺结构的N-杂原子。例如,X与二胺一起可形成二氮螺癸烷。二氮螺癸烷的实例如以下式VI所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10中至少一个不为H。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或R8中至少一个为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或R8中至少一个,且优选地R3和R8两者,是未取代的烷氧基、芳基取代的烷氧基、卤素取代的烷氧基、芳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10中至少一个为N-杂环,特别为5元或6元N-杂环。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或R8中至少一个,且优选地R3和R8两者,是N-杂环,特别为5元或6元N-杂环。示例性N-杂环基团包括,例如吡咯基、H-吡咯基、吡咯啉基、吡咯烷基、噁唑基、噁二唑基(包括1,2,3噁二唑基、1,2,4噁二唑基和1,3,4噁二唑基)异噁唑基、呋咱基、噻唑基、异噻唑基、吡唑基、吡唑啉基、吡唑烷基、咪唑基、咪唑啉基、三唑基(包括1,2,3三唑基和1,3,4三唑基)、四唑基、噻二唑基(包括1,2,3噻二唑基和1,3,4噻二唑基)、二噻唑基、吡啶基、嘧啶基、哒嗪基、吡嗪基、哌啶基、吗啉基、硫代吗啉基、哌嗪基和三嗪基。特别优选的N-杂环基团包括咪唑基、吡啶基、吡唑基和嘧啶基。尤其优选的N-杂环基团包括咪唑基、吡啶基和吡唑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2、R4、R5、R6、R7、R9和R10各自为H。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2、R4、R5、R6、R7、R9和R10各自为H;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且R3和R8各自独立地为任选取代的5元或6元N-杂环。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和R8各自为相同的基团。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I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为二价的连接部分;及R1-R10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条件是R3或R8中至少一个是任选取代的烷基、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或卤素。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例如,X可为结构为-CnH2n-的烷二基,其中n为1至10,更优选2至5;X可为-C6H10-环烷二基;或X可为-C6H4-芳基二基。特别优选的X部分为-CH2-CH2-。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10中至少一个为N-杂环,特别为5元或6元N-杂环。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或R8中至少一个,且优选R3和R8两者,是N-杂环,特别为5元或6元N-杂环。示例性N-杂环基团包括,例如吡咯基、H-吡咯基、吡咯啉基、吡咯烷基、噁唑基、噁二唑基(包括1,2,3噁二唑基、1,2,4噁二唑基和1,3,4噁二唑基)异噁唑基、呋咱基、噻唑基、异噻唑基、吡唑基、吡唑啉基、吡唑烷基、咪唑基、咪唑啉基、三唑基(包括1,2,3三唑基和1,3,4三唑基)、四唑基、噻二唑基(包括1,2,3噻二唑基和1,3,4噻二唑基)、二噻唑基、吡啶基、嘧啶基、哒嗪基、吡嗪基、哌啶基、吗啉基、硫代吗啉基、哌嗪基和三嗪基。特别优选的N-杂环基团包括咪唑基、吡啶基、吡唑基、噁二唑基和嘧啶基。尤其优选的N-杂环基团包括咪唑基、吡啶基和吡唑基。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2、R4、R5、R6、R7、R9和R10各自为H。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1、R2、R4、R5、R6、R7、R9和R10各自为H;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且R3和R8各自独立地为任选取代的5元或6元N-杂环。在式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和R8各自为相同的基团。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II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为二价的连接部分;及R2-R5和R7-R10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例如,X可为结构为-CnH2n-的烷二基,其中n为1至10,更优选2至5;X可为-C6H10-环烷二基;或X可为-C6H4-芳基二基。特别优选的X部分为-CH2-CH2-。在式I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2-R5和R7-R10各自独立地为H。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IV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为二价的连接部分;及R2-R4和R7-R9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V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例如,X可为结构为-CnH2n-的烷二基,其中n为1至10,更优选2至5;X可为-C6H10-环烷二基;或X可为-C6H4-芳基二基。特别优选的X部分为-CH2-CH2-。在式IV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2-R5和R7-R10各自独立地为H。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V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是如上所述的二价连接部分;R20和R21各自独立地选自氢、低级烷基、烷氧基、羟基、酰基、酰氧基、烷氧基羰基、芳基、羧基或酯基;及R22和R23各自独立地选自任选取代的芳基或任选取代的N-杂环,条件是R22或R23中至少一个为任选取代的N-杂环。在式V的某些优选实施方案中,R23为N-杂环且R22为N-杂环取代的苯基,特别地为对位取代的N-杂环苯基。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V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Ar1和Ar2各自独立地为任选取代的芳基或任选取代的N-杂环。示例性N-杂环基团包括吡啶基、嘧啶基、哒嗪基、吡嗪基、哌啶基、吗啉基、硫代吗啉基、哌嗪基和三嗪基。该芳基(特别为苯基)或N-杂环(特别为嘧啶基)可被烷基(特别为低级烷基)、烷氧基(特别为甲氧基)、氨基羰基(特别为乙酰氨基)、卤素或烷基取代的巯醇(特别为-S-CH2CH3)取代。在另一个实施方案中,本文公开了具有式VII结构的化合物或其药学上可接受的盐或酯:其中,X为二价或四价的连接部分;R31-R35各自独立地为H、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及R36为氢、任选取代的低级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羟基、酰基、酰氧基、烷氧基羰基、任选取代的芳基、羧基或任选取代的酯基。在式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任选取代的烷二基、任选取代的环烷二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二基或任选取代的烷芳基二基。例如,X可为结构为-CnH2n-的烷二基,其中n为1至10,更优选2至5;X可为-C6H10-环烷二基;或X可为-C6H4-芳基二基。特别优选的X部分为-CH2-CH2-。在式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X为衍生自螺结构的四价部分,其中二胺核心的氮原子形成螺结构的N-杂原子。例如,X与二胺一起可形成二氮螺癸烷。二氮螺癸烷的实例如以上式VI所示。在式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1-R35中至少一个不为H。在式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或R8中至少一个为任选取代的烷基、任选取代的烷氧基、任选取代的芳基、任选取代的环烷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4为未取代的烷氧基、芳基取代的烷氧基、卤素取代的烷氧基、芳基、任选取代的杂环基、卤素、氨基、或羟基。在式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R36为氢、低级烷基(特别为甲基、乙基或丁基)、甲氧基、羟基、-C(O)R40(其中R40为低级烷基)、-OC(O)R41-(其中R41为低级烷基)、-C(O)OR42-(其中R42为低级烷基)、苯基或-COOH。在式I-VII的某些实施方案中,化合物可以盐的形式存在。例如,苄星青霉素化合物结构中的二胺部分可与阴离子——例如,乙酸根(如化合物BC-1215HAc)、碳酸根、卤素离子、柠檬酸根、硝酸根、亚硝酸根、磷酸根、膦酸根、硫酸根、磺酸根或乳酸——形成一种盐。在某些实施方案中,式I-VII的化合物为水溶性的,因此能够形成它们的盐。所述化合物的水溶性还使化合物配制成用于肺的气溶胶递送、口腔给药、或用于局部给药的乳剂。式I和式II的示例性化合物示于图20的表1中。示例性化合物还如下所示:使用方法在一个实施方案中,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用于治疗炎症疾病,特别是由细胞因子释放(特别是细胞因子风暴)介导的炎症疾病。例如,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用于治疗构成许多以高度被激活的免疫系统为特征的人类疾病的基础的炎症疾病,所述系统导致在感染病毒性病原体后大量的循环促炎性细胞因子的分泌来响应宿主细胞损伤,或与激活免疫效应细胞(T细胞、巨噬细胞等)的受体的相关刺激物。这些传染性疾病的核心特征是来自促炎性细胞(包括巨噬细胞、淋巴细胞和PMN)的细胞因子释放的爆发,即细胞因子风暴。在许多条件下,细胞因子风暴是过度的(高细胞因子血症),导致免疫效应细胞持续激活的重要免疫反应,所述免疫效应细胞产生持续的和超生理水平的引起深度组织损伤的TNFα、IL-β和IL-6。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抑制促炎性细胞因子(例如TNFα、IL-β和/或IL-6)的释放。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对大量有害的细胞因子是泛反应性的。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抑制受试者的炎症并预防组织损伤(例如肺损伤,特别是细菌感染的肺损伤)。例如,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抑制高细胞因子血症,和/或可预防或降低TNFα、IL-β和/或IL-6或相关有害分子的超生理水平。可通过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治疗的炎症疾病包括任何有炎症性组分的疾病。示例性炎症疾病包括急性的和慢性的炎症疾病,例如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肺纤维症、局限性肺炎(包括过敏性肺炎和放射性肺炎)、肺炎、囊肿性纤维症、银屑病、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鼻炎、咽炎、膀胱炎、前列腺炎、皮炎、过敏症(包括花粉过敏)、肾炎、结膜炎、脑炎、脑膜炎、眼炎、葡萄膜炎、胸膜炎、心包炎、心肌炎、动脉粥样硬化、人体免疫缺陷病毒相关的炎症、糖尿病、骨关节炎、银屑病性关节炎、炎性肠病(克罗恩氏病、溃疡性结肠炎)/结肠炎、败血症、血管炎、黏液囊炎、结缔组织病、自身免疫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SLE))、风湿性多肌痛、硬皮病、韦格纳氏肉芽肿、颞动脉炎、血管炎、冷球蛋白血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病毒或流感诱导的炎症,或水肿。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对于治疗以下病症特别有效:败血症、肺炎、流感诱导的炎症、水肿、神经病、结肠炎、关节炎、克罗恩氏病、糖尿病、皮肤病、眼部和耳部炎症(例如,银屑病、葡萄膜炎/眼炎、外耳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和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用于治疗由病菌的病原体感染诱导的炎症和组织损伤,所述病菌为,例如铜绿假单胞菌(Pseudomonasaeruginosa)、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aureus)、肺炎链球菌(Streptococcuspneumoniae)、流感嗜血杆菌(Haemophilusinfluenza)或大肠杆菌(Escherichiacoli)。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对于治疗败血症或肺炎特别有效。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为抗菌剂。该化合物可抑制下述病菌的细菌生长(发挥细菌抑制的作用),所述病菌为,例如铜绿假单胞菌(Pseudomonasaeruginosa)、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aureus)、肺炎链球菌(Streptococcuspneumoniae)、流感嗜血杆菌(Haemophilusinfluenza)或大肠杆菌(Escherichiacoli)。所述化合物可通过与细菌的ApaG蛋白相互作用而抑制细菌生长。细菌生长可通过给予受试者所述化合物而在受试者中被抑制。物体表面(例如食品、外科手术的工具、厨房表面、医院表面等)的细菌生长可通过给予或施用所述化合物至物体的表面而被抑制。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用于治疗其他FBXO3-介导的疾病或损伤,例如疟疾、毒性肺暴露(toxiclungexposure)、癌症、阿尔兹海默病或与烧伤有关的损伤。示例性癌症包括白血病、淋巴癌、支气管癌、乳腺癌、结肠癌、卵巢癌、甲状腺癌、胰腺癌、胃癌及前列腺癌、扁平细胞癌、小细胞癌、黑色素瘤、肉瘤和转移癌。由于FBXO3抑制剂上调FBXL2,FBXL2的其他底物(如细胞周期蛋白D2/3、AuroraB蛋白)会在FBXO3抑制剂治疗时被降解。由于细胞周期蛋白D2/3和AuroraB是很好描述的癌基因蛋白质,因此FBXO3抑制剂可通过抑制细胞周期蛋白和AuroraB蛋白而抑制癌症增殖。本发明公开的另一个实施方案是抑制受试者的促炎性细胞因子释放的方法,该方法包括给予受试者FBXO3抑制剂。该FBXO3抑制剂抑制FBXO3活性、减少细胞中的TRAF蛋白水平、抑制细胞因子从细胞的释放、并减轻败血症受试者的炎症的严重程度。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所述FBXO3抑制剂减少受试者的细胞中的TRAF蛋白(例如TRAF2、TRAF5和TRAF6)的浓度,所述受试者已经经历了细胞因子诱导事件,如感染。通过以TRAF-介导的细胞因子释放为靶标,FBXO3抑制剂可避免皮质类固醇——在多个生物学通路中抑制炎症——的严重长期作用,但提供与以单一细胞因子为靶标的抗炎药相比的更广泛的全身性作用。在某些实施方案中,在用FBXO3抑制剂治疗的受试者中的炎症性血细胞的分析将显示减少的TRAF蛋白水平。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以在FBXO3内被识别的但在哺乳动物宿主细胞内的其他蛋白中未被识别的“类细菌”分子信号(ApaG域(SEQID1,残基278-400))为靶标。该特征是高度引人注目的,因为它可能赋予药物具有有限脱靶作用的选择性。特别地,FBXO3抑制剂,例如本发明公开化合物,占用FBXO3蛋白的ApaG域腔体。FBXO3-ApaG模体3D结构产生于基于来自柑橘溃疡病菌的ApaG蛋白(2F1E.pdb)的晶体结构的同源模型。在某些实施方案中,FBXO3抑制剂与位于ApaG域腔体中的氨基酸残基Y308、N335、E341、T368和S370接触和相互作用。例如,FBXO3抑制剂可通过氢键、范德华力、盐桥形成或共价键与氨基酸残基结合。在某些实施方案中,FBXO3抑制剂包括至少一个在自谷氨酸341羰基的内形成盐桥的胺基团和至少一个在自苏氨酸368羟基、丝氨酸370羟基、天冬酰胺335酰胺基团和酪氨酸308羟基的内形成氢键的含氮或含氧基团。在某些实施方案中,受试者是需要、或已被确认需要用FBXO3抑制剂治疗的。可选择愿意用FBXO3抑制剂治疗的受试者。例如,受试者可以是需要抑制由至少两种不同促炎性细胞因子引起的炎症的抗炎剂。最近,合成的糖皮质激素类用于治疗宽范围的炎症疾病;它的主要抗炎机理包括阻断脂皮质蛋白1合成,随后抑制磷脂酶A2作用并调整两类促炎性产品(如前列腺素和白细胞三烯)的水平。然而,糖皮质激素在体内具有很多其他的靶标蛋白;因此,它的具有脱靶效应的非特异性可引发很多不良作用,例如高血糖、胰岛素耐受、糖尿病、骨质疏松症、白内障、焦虑、抑郁、结肠炎、高血压、猝发、性功能障碍、性腺机能减退、甲状腺机能减退、月经不调和视网膜病。基于FBXO3抑制剂的新型选择性机理,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提供具有强的体内活性的更好毒性性质。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通过一种相对新的E3连接酶亚单元(FBXO3)和它的下游靶标(TRAF蛋白)而调节炎症。因此,它代表与糖皮质激素和现有的抗炎药(如非类固醇的抗炎药(NSAID))完全不同的作用机制。药物组合物本公开内容的另一方面包括用于施用至受试者而制备的药物组合物,并且其包括治疗有效量的一种或多种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在某些实施方案中,该药物组合物对于治疗炎症-特别是细胞因子诱导的炎症-是有用的。公开的化合物的治疗有效量取决于给药途径、受试者的种类和被治疗的受试者的身体特征。可考虑的具体因素包括疾病严重程度和阶段、体重、饮食和同时使用的药物。本领域技术人员明白这些因素与确定所公开的化合物的治疗有效量之间的关系。用于给予受试者的药物组合物除了选择的分子外,可包括至少一种其他的药学上可接受的添加剂,例如载体、增稠剂、稀释剂、缓冲剂、防腐剂、表面活性剂等。药物组合物还可包括一种或多种额外的活性成分,例如抗菌剂、抗炎药、麻醉剂等。对这些制剂有用的药学上可接受的载体是常规的。Remington’sPharmaceuticalSciences,byE.W.Martin,MackPublishingCo.,Easton,PA,第19版(1995)描述了适用于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的药物递送的组合物和制剂。一般而言,载体的性质将取决于使用的特定给药方式。例如,肠胃外制剂常常包含可注射的流体,该流体包括药学上和生理学上可接受的流体,例如水、生理盐水、平衡盐溶液、右旋葡萄糖水溶液、甘油或诸如此类的媒介物。对于固体组合物(例如以粉剂、丸剂、片剂或胶囊剂形式),常规的无毒固体载体可包括,例如药用等级的甘露醇、乳糖、淀粉或硬脂酸镁。除了生物学上中性的载体,待给予的药物组合物可包含少量的无毒辅助物质,如润湿剂或乳化剂、防腐剂和pH缓冲剂等等,例如乙酸钠或山梨聚糖单月桂酸酯。本发明公开的药物组合物包括由所公开的化合物的药学上可接受的盐和/或溶剂化物形成的那些。药学上可接受的盐包括衍生自药学上可接受的无机或有机的碱和酸的那些。特别公开的化合物具有至少一个可与酸形成酸-碱盐的碱性基团。碱性基团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氨基和亚氨基。可与所述碱性基团形成盐的无机酸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矿物质酸,如盐酸、氢溴酸、硫酸或磷酸。碱性基团还可与下述酸形成盐:有机羧酸、硫酸、磺酸或磷酸或N-取代的氨基磺酸,例如乙酸、丙酸、乙醇酸、琥珀酸、马来酸、羟基马来酸、甲基马来酸、富马酸、苹果酸、酒石酸、葡萄糖酸、葡萄糖二酸、葡萄糖醛酸、柠檬酸、苯甲酸、肉桂酸、杏仁酸、水杨酸、4-氨基水杨酸、2-苯氧基苯甲酸、2-乙酰氧基苯甲酸、帕莫酸、烟酸或异烟酸;及,此外,氨基酸,例如α-氨基酸;以及甲磺酸、乙磺酸、2-羟基甲磺酸、乙烷-1,2-二磺酸、苯基二磺酸、4-甲基苯磺酸、萘-2-磺酸、2-磷酸甘油酸酯或3-磷酸甘油酸酯、葡糖-6-磷酸或N-环己基磺酸(环磺酸盐的形成);或其他酸性有机化合物,例如抗坏血酸。特别地,合适的盐包括那些衍生自碱金属(如钾和钠)、碱土金属(如钙和镁)、在药学领域熟知的多种其他酸。某些化合物包括至少一个可与无机碱或有机碱形成酸-碱盐的酸性基团。由无机碱形成的盐的实例包括目前公开的化合物与碱金属(如钾和钠)、碱土金属(包括钙和镁)等的盐。相似地,考虑了酸性化合物与有机碱例如胺(除非上下文清晰地指明所述胺是游离胺,则如本文所用的术语指的是应理解为所述胺包括其共轭酸)的盐,包括与碱性氨基酸、脂肪胺、杂环胺、芳族胺、吡啶、胍和脒形成的盐。脂肪胺、非环状脂肪胺、环状和非环状的二-和三烷基胺的盐特别适用于所公开的化合物。此外,还可使用季铵盐抗衡离子。用在本发明化合物中的适合的胺碱(和它们相应的铵离子)的具体实例包括,而不限于:吡啶、N,N-二甲基氨基吡啶、二氮杂双环壬烷(diazabicyclononane)、二氮杂双环十一烷(diazabicycloundecene)、N-甲基-N-乙胺、二乙胺、三乙胺、二异丙基乙胺、单-(2-羟乙基)胺、双-(2-羟乙基)胺或三-(2-羟乙基)胺、2-羟基-叔丁胺、三(羟甲基)甲胺、N,N-二甲基-N-(2-羟乙基)胺、三-(2-羟乙基)胺和N-甲基-D-葡糖胺。对于“药学上可接受的盐”的其他实例见于Bergeetal.,J.Pharm.Sci.66:1(1977)。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可结晶并可以单晶形式或作为不同晶型的多晶形物的组合而提供。就其本身而言,该化合物可以一种或多种物理形式——例如以不同的晶型、晶体状、液晶或非晶体(无定形)形式——而提供。例如,化合物的此种不同的物理形式可使用重结晶用的不同溶剂或不同的溶剂混合物制备。例如,可选地或额外地,不同的多晶型物可通过在不同温度下进行重结晶和/或通过在重结晶过程中改变冷却速率而制备。多晶型物的存在可通过X-射线结晶学、或者在一些情况下通过另一种光谱技术(例如,固相NMR光谱、IR光谱)或者通过差示扫描量热法而确定。药物组合物可通过各种粘膜给药方式给予受试者,所述粘膜给药方式包括通过口腔、直肠、鼻内、肺内或透皮递送,或者通过局部递送至其他表面。任选地,组合物可通过非粘膜途径给药,所述非粘膜途径包括通过肌肉内、皮下、静脉、动脉内、关节内、腹膜内、囊内、脑室内或肠胃外途径。在其他可选的实施方案中,化合物通过直接暴露于源自受试者的细胞、组织或器官而在活体外给药。为了制备药物组合物,化合物可与多种药学上可接受的添加剂,以及用于分散化合物的碱或媒介物组合。所需的添加剂包括,但不限于pH控制剂,如精氨酸、氢氧化钠、甘氨酸、盐酸、柠檬酸等。此外,可包括:局部麻醉剂(例如苄醇)、等渗剂(例如氯化钠、甘露醇、山梨醇)、吸附抑制剂(例如Tween80或Miglyol812)、溶解性增强剂(例如环糊精及其衍生物)、稳定剂(例如血清白蛋白)和还原剂(例如谷胱甘肽)。在组合物中包括佐剂,例如氢氧化铝(例如,Amphogel,购自WyethLaboratories,Madison,NJ)、弗氏佐剂、MPLTM(3-O-脱酰基化的单磷酰脂质A;Corixa,Hamilton,IN)和IL-12(GeneticsInstitute,Cambridge,MA)以及本领域熟知的很多其他合适的佐剂。当组合物为液体时,如参照用看作均一的0.9%(w/v)生理盐水溶液的张力所测量的,所述制剂的张力通常调节至一个在给药位点处不诱发实质性的不可逆的组织损伤的数值。一般而言,该溶液的张力被调至约0.3至约3.0,如约0.5至约2.0,或约0.8至约1.7的数值。化合物可被分散在碱或媒介物中,所述碱或媒介物可包括具有分散化合物的能力的亲水性化合物、和任意所需的添加剂。所述碱可选自宽泛范围的合适化合物,包括但不限于:多元羧酸或其盐、羧酸酐(例如马来酸酐)与其他单体(例如(甲基)丙烯酸甲酯、丙烯酸等)的共聚物;亲水性乙烯基聚合物,例如聚乙酸乙烯酯、聚乙烯醇、聚乙烯吡咯烷酮;纤维素衍生物,例如羟甲基纤维素、羟丙基纤维素等;及天然聚合物,例如壳聚糖、胶原蛋白、海藻酸钠、明胶、透明质酸及其无毒的金属盐。通常,选择可生物降解的聚合物作为碱或媒介物,例如聚乳酸、聚(乳酸-乙醇酸)共聚物、聚羟基丁酸、聚(羟基丁酸-乙醇酸)共聚物及其混合物。可选地或额外地,可使用合成的脂肪酸酯——例如甘油脂肪酸酯、蔗糖脂肪酸酯等——作为媒介物。亲水性聚合物和其他媒介物可单独或组合使用,并且可通过部分结晶、离子键合、交联等将增强的结构完整性赋予媒介物。媒介物可以多种形式提供,包括流体或粘稠溶液、凝胶、糊剂、粉剂、微粒和膜剂用于直接施用至粘膜表面。化合物可根据多种方法与碱或媒介物组合,并且化合物的释放可通过扩散、媒介物的崩解或者水槽的相关形成而进行。在一些情况中,化合物分散在由适合的聚合物(例如异丁基2-氰基丙烯酸酯(见,如Michaeletal.,J.PharmacyPharmacol.43:1-5,1991))制备的微囊剂(微粒)或纳米胶囊(纳米微粒)中,及分散在生物相容性分散介质中,其可在拖延的时间内产生持续的递送和生物活性。本公开内容的组合物可选择性地包含在接近生理条件下所需的药学上可接受的媒介物物质,例如pH调节剂和缓冲剂、张力调节剂、润湿剂等,例如乙酸钠、乳酸钠、氯化钠、氯化钾、氯化钙、脱水山梨醇单月桂酸酯、和三乙醇胺油酸酯。对于固体组合物,可用的常规的无毒的药学上可接受的媒介物包括,例如药用级别的甘露醇、乳糖、淀粉、硬脂酸镁、糖精钠、滑石粉、纤维素、葡萄糖、蔗糖、碳酸镁等等。用于给予化合物的药物组合物还可被制为溶液、微乳液或其他适合高浓度的活性成分的有序结构。该媒介物可为溶剂或含例如水、乙醇、多元醇(例如乙二醇、丙二醇、液体聚乙二醇等)的分散介质,及其适合的混合物。例如,可通过使用如卵磷脂的包衣、通过在可分散的制剂情况下保持理想的颗粒大小、及通过使用表面活性剂,可保持溶液的合适的流动性。在一些情况下,理想的是在组合物中包括等渗剂,例如糖、多元醇(如甘露醇和山梨醇)或氯化钠。通过在组合物中包含延迟吸收的试剂(例如单硬脂酸盐和明胶)可导致化合物的延长吸收。在某些实施方案中,可以以延时释放的制剂形式给予化合物,例如在包括缓释聚合物的组合物中。这些组合物可用防止快速释放的媒介物制备,例如控释媒介物,如聚合物,微型胶囊化递送系统或生物粘附凝胶。通过在组合物中包括延迟吸收剂(例如单硬脂酸铝水凝胶和明胶),可导致本公开内容的多种组合物的延长递送。当控释制剂是所需要的,根据本公开内容适用的控释粘合剂包括任何生物相容性缓释材料,该缓释材料对活性剂呈惰性并且能够纳入化合物和/或其他生物活性剂。很多的所述材料在本领域是已知的。有用的控释粘合剂是在生理条件下在它们递送(例如,在粘膜表面或在体液存在下)后被缓慢新陈代谢的材料。合适的粘合剂包括,但不限于,本领域熟知的用在缓释制剂中的生物相容性聚合物和共聚物。所述生物相容性化合物是无毒的并对周围的组织呈惰性,并且不会引发显著的不良副作用,例如鼻刺激、免疫反应、炎症等。它们被代谢为也是生物相容的并容易从身体中消除的新陈代谢产物。用在本公开内容的示例性聚合物材料包括,但不限于来自具有可水解酯键的共聚和均聚的聚酯的聚合物基体。本领域已知的很多这些聚合物材料是生物可降解的并且使降解产物无毒或低毒。示例性聚合物包括聚乙醇酸和聚乳酸、聚(DL-乳酸-共-乙醇酸)、聚(D-乳酸-共-乙醇酸)、聚(L-乳酸-共-乙醇酸)。其他有用的生物可降解的或生物可蚀性聚合物包括,但不限于,此类聚合物,如聚(ε-己内酯)、聚(ε-己内酯-共-乳酸)、聚(ε-己内酯-共-乙醇酸)、聚(β-羟基丁酸)、聚(烷基-2-氰基丙烯酸酯),水凝胶例如聚(甲基丙烯酸羟乙酯)、聚酰胺、聚(氨基酸)(例如L-亮氨酸、谷氨酸、L-天门冬氨酸等)、聚(酯脲)、聚(2-羟乙基DL-天门冬酰胺)、聚缩醛聚合物、聚原酸酯、聚碳酸酯、聚马来酰胺、多糖及其共聚物。很多用于制备所述制剂的方法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熟知的(参加,例如SustainedandControlledReleaseDrugDeliverySystems,J.R.Robinson,ed.,MarcelDekker,Inc.,NewYork,1978)。其他有用的制剂包控释微囊剂(美国专利第4,652,441号和第4,917,893号)、在制备微囊剂和其他制剂中有用的乳酸-乙醇酸共聚物(美国专利第4,677,191号和第4,728,721号)、和用于水溶性多肽的缓释组合物(美国专利第4,675,189号)。本公开内容的药物组合物通常在制备、储存和使用的条件下是无菌的和稳定的。无菌溶液可通过以下制备:在合适溶剂中纳入所要求量的化合物与本发明列举的一种成分或这些组分的组合,根据需要,随后过滤杀菌。一般而言,分散剂通过以下制备:将化合物和/或其他生物活性剂纳入至无菌媒介物中,所述无菌媒介物包含一种基础分散介质和所需的来自本发明所列举的那些的其他组分。对于无菌粉剂,制备方法包括真空干燥和冷冻干燥,其产生一种化合物加上任何另外来自其先前的无菌过滤溶液的所需的成分的粉末。对微生物作用的预防可通过各种抗细菌剂和抗真菌剂完成,例如对羟基苯甲酸酯、氯丁醇、苯酚、山梨酸、硫汞撒等。根据本公开内容的各种治疗方法,化合物可以以与寻求治疗和预防的疾病的管理相关的常规方法一致的方式递送给受试者。根据本公开内容,在足以预防、抑制和/或减轻所选的疾病或病症或其一种或多种症状的条件下,向需要所述治疗的受试者给予预防或治疗有效量的化合物和/或其他生物活性剂持续一段时间。本公开内容的化合物的给药可用于预防或者治疗的目的。当在预防上提供时,化合物在任何症状之前提供。预防性给予所述化合物用于预防或减轻任何随后的疾病过程。当在治疗上提供时,化合物在疾病或感染的症状开始时(或之后很快)提供。用于预防和治疗的目的,可通过在一段长期时间段内连续传递(例如,连续的皮肤给药、黏膜或静脉传递)、或以重复的给药方案(例如,通过每小时、每天或每周重复的给药方案),通过口服途径或以单一推注递送的方式将该化合物给予受试者。该化合物的治疗有效剂量在延长的预防或治疗疗法中可以重复剂量提供,该预防或治疗疗法将产生临床上显著的结果以减轻一种或多种与本文中如前所述的目标疾病或病症有关的症状或可察觉的病况。在本发明的上下文中,确定有效剂量通常是基于动物模型研究继而通过人类临床研究,由显著地减少受试者的目标疾病症状或病况的发生或严重程度的给药方案指导。就这一点而言,适合的模型包括,例如小鼠、大鼠、鸟类、狗、绵羊、猪、猫科动物、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和本领域已知的其他可接受的动物模型受试者。或者,可使用体外模型确定有效剂量。使用这样的模型,只需要普通的计算和调整来确定合适的浓度和剂量以给予治疗有效量的化合物(例如,有效减轻目标疾病的一种或多种症状的剂量)。在可选的实施方案中,用于治疗或诊断的目的,化合物的有效量或有效剂量可简单地抑制或增强与本文中如前所述疾病或病症相关的一种或多种所选择的生物活性。化合物的实际剂量将根据多种因素改变,所述因素例如受试者的疾病指征和特定状态(例如受试者的年龄、尺寸、健康程度、症状的程度、敏感性因素等)、给药的时间和方式、其他同时被给予的药物或治疗、以及化合物用于引起受试者的所需的活性或生物学响应的具体药理学的因素。可调整剂量方案以提供最佳的预防或治疗响应。治疗有效量还是一种通过治疗有益效果在临床方面超越化合物和/或其他生物活性剂的任何毒性或不良副作用的剂量。在本公开内容的方法和制剂中,对于化合物和/或其他生物活性剂的治疗有效量的非限制性范围为约0.01mg/kg体重至约20mg/kg体重,如约0.05mg/kg体重至约5mg/kg体重,或约0.2mg/kg体重至约2mg/kg体重。剂量可由主治医生改变以维持目标部位(例如,肺部或体循环)上所需的浓度。较高或较低的浓度可基于递送方式——例如,经皮、直肠、口腔、肺部、骨内或鼻内传递,与静脉或皮下或肌肉递送相对——而选择。剂量还可基于所给予的制剂的释放速率——例如与粉末相对的肺内喷剂、与注射的微粒剂或经皮递送制剂相对的缓释口服制剂——而调整。本发明公开的化合物还可与其他治疗剂共同给予。所述治疗剂包括,但不限于另一种抗炎药、抗菌剂、金属蛋白酶基体抑制剂、脂肪氧合酶抑制剂、细胞因子拮抗剂、免疫抑制剂、抗癌药、抗病毒剂、细胞因子、生长因子、免疫调节剂、前列腺素或抗血管过度增殖的化合物。本公开内容还包括含本发明描述的药物组合物、活性成分和/或用于给予所述相同物质用在哺乳动物受试者的疾病或其他病症的预防和治疗中的工具的试剂盒、包装物和多容器单元。还提供用于诊断用途的试剂盒。在一个实施方案中,这些试剂盒包括含有一个或多个本文描述的化合物的容器或制剂。在一个实施方案中,该组分被配制成用于递送给受试者的药物制剂。化合物任选地包含在大量分配容器或单元或多单元剂量形式中。可提供任选的分配工具,例如肺或鼻内喷雾涂药器。包装材料任选地包括指明用于何种治疗目的和/或随附的经包装的药剂可以何种方式被使用的标签或说明书。结果FBXL2以TRAF为靶标用于泛素化。目前发现,鼠肺上皮细胞(MLE)中FBXL2的异位表达特别地减少NF-κb通路中的TRAF1-6蛋白水平和p105亚单元的磷酸化水平(图1A)。FBXL2也使用强力霉素诱导性质粒在MLE细胞中有条件地表达,导致以时间依赖性方式的TRAF蛋白降解(图1B)。在其中将细胞溶解并经过FBXL2免疫沉淀(i.p.)的共免疫沉淀实验中,所有TRAF蛋白通过免疫印迹法而在FBXL2免疫沉淀物中检测到(图1C)。结果表明,FBXL2与TRAF在细胞中相互作用。重要地,经纯化的SCFFBXL2与E1和E2酶的全补体加上泛素的内含物,足以在体外产生聚泛素化的TRAF种类(图1D)。最后,FBXL2的异位表达降低TRAF蛋白半衰期(图1E)但不降低其mRNA水平(未显示数据)。FBXL2在赖氨酸201位点处聚泛素化。由于FBXL2是一种重要的TRAF调节剂,因此研究在FBXL2稳定性和降解中涉及的机制。首先,构建一些缺乏特定的赖氨酸泛素化受体位点的FBXL2缺失突变体(图2A,顶部图),它们对聚泛素化的弱点通过将细胞暴露于26S蛋白酶体抑制剂MG132而测试。全长(FL)和四个其他的FBXL2缺失突变体都显示高分子量泛素化产物的明显累积(图2A,底部,右侧)。其他的缺失分析表明,FBXL2-C150突变体对泛素化是具有抗性,由于检测到的慢迁移种没有明显的累积(图2B,右下侧)。在FBXL2C150和C200之间的50个残基中有两个可能的泛素化位点。这些位点的位点定向诱变和编码这些突变体的质粒的表达导致FBXL2K201R突变体对26S蛋白酶体抑制剂MG132的显著抗性(图2C)。这种突变体的稳定性还在半衰期(t1/2)研究中进行测试,其表明了与WTFBXL2(2.5h,图2D)相比显著延长的t1/2.FBXL2通过在残基T404处被SCFE3连接酶亚单元FBXO3被磷酸化和靶向。基于SCF的E3连接酶以磷蛋白为靶标。数据分析表明在FBXL2内的很多潜在的磷酸化位点(图3A,GPS2.1软件预测)。为了证明FBXL2是磷蛋白,将细胞溶解并经过FBXL2i.p.沉淀,并且使用含磷的苏氨酸抗体,我们能够检测一个在预计大小的FBXL2下移动的波段(图3B)。为了识别以FBXL2为靶标用于磷酸化的潜在的激酶,我们进行了免疫共沉淀(co-i.p.)试验。将MLE细胞溶解并经过FBXL2i.p.沉淀;有趣的是,在测试的7个激酶中,GSK3β是唯一的在FBXL2免疫沉淀物中检测到的蛋白(图3C)。因为FBXL2是可能被靶向用于SCF-基泛素的磷蛋白,因此我们开始无偏见筛选随机测试可能介导FBXL2降解的F-box蛋白。经这些蛋白的过表达,只有FBXO3能够降低免疫反应性FBXL2的水平(没有显示数据)。FBXO3属于一大组的缺乏明显的C-端模体的F-box蛋白,因此认为F-box域只是蛋白(FBXO)。只有一个研究表明FBXO3增加了p300的泛素化,其作为SCF亚单元及其底物的真实性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未知的。为了证明FBXL2以FBXO3为靶标的特异性,进行了免疫共沉淀(co-i.p.)试验,其中在FBXL2免疫沉淀物中检测到FBXO3(图3D)。此外,SCFFBXO3复合体能够诱导FBXL2的聚泛素化(图3E)。使用在图2A中描述的FBXL2缺失突变体,进行用组氨酸标记的(histagged)FBXL2结构体转染细胞随后进行his-pulldown的初步绘图研究。我们的结果表明,FBXO3在FBXL2的C-端(残基350-423)对接(图3F)。为了证明该区域对于FBXL2稳定性是重要的,测试了野生型(WT)FBXL2和一些FBXL2C-端缺失突变体的稳定性(图3G)。有趣的是,FBXL2C390缺失突变体显示了与WTFBXL2相比显著延长的t1/2,表明残基390-423对于它的稳定性是重要的。在该区域内,存在共有序列GSK3β磷酸化位点(图3H,GPS2.1软件预测)。为了确认T404是真正的FBXL2磷酸化位点,将用WTFBXL2或FBXL2T404A突变体转染的细胞溶解并经过V5-FBXL2i.p.,并用含磷的苏氨酸抗体免疫印迹,其中检测到FBXL2T404A蛋白磷酸化水平显著减少(图3I)。有趣的是,该位点还可用作FBXO3相互作用的靶标模体,因为在体外泛素化试验中FBXL2T404A显示出对SCFFBXO3的显著抗性(图3J)。总之,FBXO3以在FBXL2内的T404磷酸化位点为靶标,其依次在K201位点征集SCF复合体以泛素化FBXL2(图3K)。FBXO3包含在V220处天然出现的突变。有趣的是,SNP数据库分析表明在FBXO3(Val220Ile)内天然出现的突变具有~10%的非常高的突变频率,虽然只是在高加索人中出现(图4A)。为了确认V220I是人类细胞中相关的FBXO3突变,分析了来自二十个健康的高加索人志愿者的PBMC样本(通过SanguineLifeScience市售获得的)。首先从PBMC细胞中提取出基因组DNA,随后通过使用实时PCR的SNP探针进行SNP基因分型。识别了隐藏FBXO3V220I突变体的三个高加索人PBMC样本(图4B)。使用用于细胞因子释放的体外试验测试含有该FBXO3突变体的这些PBMC细胞。首先,在补充有10%FBS的RPMI培养基中培养WT或突变的PMBC细胞,然后将细胞用2ug/mlLPS处理24h,并用人类细胞因子阵列分析培养基中释放的细胞因子。有趣的是,在LPS诱导的模型中,与WTPBMC细胞相比,在隐藏FBXO3V220I突变体的PBMC细胞中一些主要的促炎性细胞因子的诱发被显著地抑制(图4C);因此,FBXO3V220I突变体可能赋予具有感染或其他自身免疫疾病的受试者减少的促炎性表型。随后测试FBXO3V220I突变体的性质。与WTFBXO3比较,SCF-FBXO3V220I复合体表现出显著地降低的聚泛素化FBXL2的能力且大部分底物完整(图4D,下方,更亮的暴露)。然后,采用形态学和成熟巨噬细胞的许多特点,研究FBXO3在U937单核细胞中的作用。初始数据表明,FBXL2泛素化和介导TRAF蛋白的降解,从而可能减少细胞因子表达。因此,通过在细胞中消除FBXL2,假设FBXO3应能够上调TRAF蛋白水平并刺激细胞因子表达。的确,与该假设一致,FBXO3过表达能够降低FBXL2蛋白水平,但显著地增加所有6个TRAF蛋白成员水平(图4E)。然而,FBXO3V220I过表达仅导致几个TRAF蛋白的基础或没有增加。进一步监控经LPS刺激的U937细胞的细胞因子释放。首先将细胞用LacZ、FBXO3或FBXO3V220I转染24h,然后暴露于100ng/mlLPS另外24h。用人类细胞因子阵列测量三十六个细胞因子水平。有趣的是,发现FBXO3显著地上调了大部分与LPS刺激结合的释放的细胞因子(图4F,红色);然而,与LacZ对照相比,FBXO3V220I的表达没有显著地改变细胞因子释放(图4F)。这些新结果是第一次将两个F-box蛋白与先天性免疫应答联系起来的,并表明FBXO3V220I是丧失功能的FBXO3的突变体。所述结果提高了隐藏该天然出现的亚等位基因突变体的个体可能对感染或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显示迟钝反应的可能性。FBXO3V220I是体内的FBXO3丧失功能的变异体。为了扩展在体内的上述观察结果,使小鼠感染空的慢病毒、或编码FBXO3或FBXO3V220I的慢病毒持续120h(107CFU/小鼠,i.t.)。然后将该小鼠用铜绿假单胞菌(菌株PA103,104CFU/小鼠,i.t.)刺激另外24h。然后用FlexiVent监控小鼠以测量肺力学参数,并对其实施安乐死以收集灌洗流体。WtFBXO3表达——而不是FBXO3V220I表达——显著地增加了PA103诱发的肺损伤。具体地,FBXO3过表达显著地增加了肺抗性和弹性阻力,并降低了顺应性(图5A-D)。FBXO3过表达显著地增加了灌洗蛋白浓度、灌洗细胞计数和细胞渗液(图5E-G)。FBXO3还降低了PA103感染的小鼠的存活率(105CFU/小鼠,图5H)。与用或不用PA103的空载体相比,FBXO3过表达还显著地增加PA103感染小鼠的灌洗细胞因子水平(图5I)。使用FBXO3V220I突变体未观察到这些效果。这些体内研究再一次表明FBXO3V220I是FBXO3的丧失功能的突变体。FBXO3敲减减轻了体内假单胞菌诱发的肺损伤。为了确定FBXO3在肺炎中的作用,继续进行体内敲减研究,其中用编码空的shRNA或FBXO3shRNA的慢病毒感染小鼠120h(107CFU/小鼠,i.t.)。然后将小鼠用PA103(104CFU/小鼠,i.t.)刺激额外的24h。有趣地,FBXO3敲减显著地减轻PA103对肺力学参数的副作用。具体来说,FBXO3敲减增加了顺应性,降低了肺抗性和弹性阻力(图6A-D)。FBXO3敲减还降低了灌洗蛋白浓度、灌洗细胞计数和细胞渗液(图6E-G)。此外,FBXO3敲减显著地降低PA103感染小鼠中灌洗细胞因子水平(图6H)并增加了它们的存活率(105CFU/小鼠,图6I)。这些体内研究表明FBXO3在调节细胞因子风暴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并可作为潜在的药物靶标作用。因此,为了调查FBXO3抑制在肺炎中的潜在应用,分析FBXO3结构并筛选小分子抑制剂。FBXO3ApaG域结构分析与抑制剂筛选。FBXO3在它的羧基端内隐藏一个非常独特的称为ApaG的域。ApaG域第一次是在细菌中被识别的,包含~125个氨基酸,其中包括一个核心。然而,细菌中ApaG蛋白的功能是未知的。在鼠伤寒沙门氏菌中,ApaG域蛋白,CorD,被包括在Co2+抗性和Mg2+外向通量中。来自不同ApaG蛋白的结构分析显示,几个β-片的折叠。由于F-box蛋白常常利用它们的羧基端域以它们的底物为靶标,因此假设FBXO3ApaG域被包含在FBXO3底物识别中。为了检验该假设,设计了一系列的FBXO3缺失突变体,其中ApaG域被删掉(图7A)。体外转录或转化(TnT))被用于合成这些突变体,然后这些突变体在使用FBXL2作为底物的体外泛素化试验中被测试。有趣的是,缺乏ApaG域的FBXO3-C278失去了诱导FBXL2的聚泛素化的能力(图7B);缺乏要求与SCF复合体相互作用的NH2-端基F-box域的FBXO3-N70作为阴性对照。这些试验表明,FBXO3-ApaG域是FBXL2靶向所需要的。接下来,假设ApaG域的抑制扰乱FBXO3对其底物FBXL2的靶向。进行结构同源性分析,识别FBXO3-ApaG域是高度保守的(图7C)。在预测的FBXO3-ApaG3-D结构模型上使用分子对接分析和得分分级操作,对可能符合ApaG域腔体的潜在配体进行评估(图7D)。通过使用来自Discoverystudio2.5的LigandFit和CDock进行对接实验。首先,使用包含6507种被批准的或实验性药物的文库来筛选FBXO3-ApaG的潜在配体。在该模型中,在ApaG域内的Glu64对于相互作用的抑制剂而言可能是重要的。基于适合的配体的对接分析和最适合的分析,选择苄星青霉素作为骨架来开发一系列新的生物分子,以测试它们通过在ApaG结合袋内相互作用来抑制细胞因子分泌的能力(图7E-F)。FBXO3抑制剂制备和对接分析。由苯甲醛衍生物和二胺衍生物(如乙二胺)制备目标苄星青霉素类似物(图8A)。一般而言,将相关的苯甲醛衍生物(0.02mol)添加至乙二胺(0.01mol,~70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所得溶液回流,并搅拌60min,直到相关的席夫碱沉淀。将席夫碱滤出,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席夫碱添加至30ml无水甲醇。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该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移除溶剂,并添加40ml冷水以释放仲胺。收集苄星青霉素类似物的沉淀,用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进行重结晶。如表1所示,构造了四十个新化合物并测试了它们的IC50、LD50和治疗指数(TI)。简单而言,将化合物添加至不同浓度的人类PBMC细胞中,这些细胞暴露于LPS,且细胞因子分泌通过ELISA监控以测定IC50。还将化合物以不同的浓度添加至U937单核细胞中,并且将细胞用台盼蓝染色以测定LD50。一些化合物(BC-1207、BC-1215、BC-1241、BC-1250和BC-1261)在与FBXO3-ApaG域的对接研究中得分高,并在体外显示高的IC50和低的LD50。重要地,几个新的小分子,称作BC-1215和BC-1261,基于如图8B-D所示的结构分析和对接分析,具有与FBXO-ApaG的最佳的相互作用。这些特定的药剂显示值得注意的治疗指标,这些治疗指标保证进一步的生物试验。进行几个功能研究来评价关注BC-1215的抗炎效果。BC-1215极度地抑制广谱的细胞因子。将PBMC细胞用2ug/mlLPS连同10ug/ml的BC-1215处理16小时。通过人类细胞因子阵列(R&D体系)监控细胞因子释放。图9的结果表明BC-1215显著地抑制大多数TH1道细胞因子的值得注意的能力,所述TH1道细胞因子包括G-CSF、GM-CSF、GROα、I-309、IL1-α、IL1-β、IL1rα、IL-6、IL-12、IL-23、MIP-1α、MIP-1β和TNFα。这些细胞因子与很多促炎性疾病的发病机理紧密地联系,其中一些已导致阻断细胞因子抗体的使用以减轻疾病严重程度。例如:GM-CSF引发类风湿性关节炎(RA)中的炎症,并且最近,GM-CSF抑制性抗体(MOR103)已在患有RA的患者中测试了1b/2a期试验。康纳单抗,一种人类IL1-β抑制性抗体,已被批准用于治疗cryopyrin相关的周期性综合症并且正在用于慢性阻塞性肺病的1期试验中进行测试。IL-6已与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癌症相关,并且最近地IL-6抑制性抗体在患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中进行2期试验测试。IL-12和IL-23与自身免疫性相联系;Ustekinumab(商品名为Stelara)是一种抗IL-12和IL-23的人类单克隆抗体,已被批准治疗中度至重度的斑块状银屑病。TNFα,一种关键的TH1细胞因子,还促进炎症反应,并且其在病因学上与很多自身免疫疾病(例如RA、炎性肠病、银屑病和顽固性哮喘)相联系。一些TNFα抑制性抗体——例如英夫利昔(Remicade)、阿达木单抗(Humira)或赛妥珠单抗(Cimzia)——已被批准治疗这些自身免疫疾病。然而,许多上述方法具有有限的生物活性谱,这是由于它们以单细胞因子作为靶标并针对宿主蛋白。本文公开的数据是意义重大的,因为它们表明本文描述的F-box蛋白E3连接酶拮抗剂(例如BC-1215)的该新家族可在炎症疾病中为更有效的,因其对几种促炎性分子是泛反应的(panreactive)且其以宿主细胞中独特的类细菌分子信号为靶标。F-box蛋白E3连接酶拮抗剂的这些独特性质将赋予更大的抗炎活性并仍然具有有限的脱靶效应。BC-1215抑制FBXO3并降低TRAF蛋白水平。为了建立感染与细胞因子释放之间的力学联系,用LPS处理PBMC细胞,用免疫印迹法分析下游的信号转导蛋白。发现,LPS提高FBXO3蛋白水平、降低FBXL2蛋白水平、并提高TRAF蛋白水平(图10A)。因此,内毒素作用的促炎性信号转导可能通过FBXO3蛋白介导。BC-1215首先在使用FBXL2作为底物的体外泛素化试验中测试。BC-1215能够抑制FBXO3催化的FBXL2聚泛素化(图10B)。MLE细胞还用不同浓度的BC-1215处理16h。将细胞收集并用于蛋白免疫印迹。如图10C所示,BC-1215以剂量依赖方式增加FBXL2蛋白水平,依次降低TRAF蛋白水平。其他已知的FBXL2底物(包括细胞周期蛋白D2、细胞周期蛋白D3和CCTα)起阳性对照(positivecontrol)作用。我们还观察到,治疗剂量的BC-1215没有显著地改变Hela细胞的细胞周期进程(图10D)。与阳性对照DuP-697相比,BC-1215没有改变COX-2活性(图10E)。这些后来的结果强烈表明,BC-1215和相关药剂在力学上代表一种新的抗炎药,其发挥独立于非类固醇抗炎药(NSAID)使用的机制的活性,所述非类固醇抗炎药起COX-2抑制剂作用。基于BC-1215作用的新机制,该药剂的效力在小鼠的一些不同炎症模型中进行测试。BC-1215有效地抑制在LPS诱导的感染性休克模型中的细胞因子释放。首先将化合物BC-1215用1∶2摩尔比例的乙酸溶解在水中;BC-1215的储备溶液为5mg/ml。将500ug、100ug、20ug、4ug和0.8ug的BC-1215通过腹腔(IP)注射给予小鼠。10min后,通过腹腔(IP)注射将100ug的LPS(大肠杆菌)给予小鼠。90min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将血液收集并测试用于IL1-β、IL-6和TNFα细胞因子分析。图11的结果表明,IC50IL-1β=1mg/kg、IC50IL-6=2.5mg/kg、IC50TNFα=1.2mg/kg。考虑到BC-1215的预期小鼠口服LD50剂量为1.135g/kg,这些IC50被认为是非常低的;因此,BC-1215在体内发挥远低于预期毒性剂量的生物活性。BC-1215抑制在盲肠结扎穿孔(CLP)败血症模型中的细胞因子释放。首先将BC-1215如上溶解。通过IP注射将100ug的BC-1215给予小鼠。30min后,进行CLP。6h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将血液收集并测试IL1-β、IL-6和TNFα细胞因子。如图12所示,与假处理的小鼠相比,CLP处理的小鼠已显著地增强了细胞因子释放。然而,BC-1215能够显著地减弱小鼠中所有三种循环促炎性细胞因子的CLP-诱导的分泌。BC-1215降低假单胞菌诱导的肺炎的肺损伤。为了测试肺炎中的F-box抑制剂BC-1215,通过IP注射将100ug的BC-1215给予小鼠,然后将小鼠用绿脓假单胞菌菌株PA103(104CFU/小鼠,i.t.)刺激额外的18h。有趣的是,BC-1215显著地减轻了PA103对肺力学参数的副作用。特别地,BC-1215增加了顺应性,降低了肺抗性,并减少了弹性阻力(图13A-D)。BC-1215还增加了灌洗蛋白浓度、灌洗细胞计数和细胞渗液(图13E、F、G)。此外,BC-1215还显著地降低了在PA103感染的小鼠中的灌洗促炎性细胞因子水平(图13H)。BC-1215改善体内H1N1流感诱导的肺损伤。为了进一步测试肺炎中的BC-1215,将小鼠用H1N1(105CFU/小鼠,i.t.)刺激并观察9天。对于BC-1215处理,将储备溶液(5mg/ml)加入至饮用水(含2%的蔗糖)中至最终浓度为30ug/ml。在第5天时测试肺力学参数。特别地,BC-1215增加了H1N1感染的小鼠的顺应性,降低了肺抗性,并减少了弹性阻力(图14A-C)。此外,BC-1215显著地增加了H1N1肺炎的存活率(图14D)。BC-1215还显著地降低了灌洗蛋白浓度、灌洗细胞计数(图14E、F)、肺水肿和细胞渗液(图14G、H)。BC-1215减少TPA诱导的耳肿胀。在12-o-十四烷酰佛波醇-13-乙酸酯(TPA)诱导的耳肿胀的模型(Bralleyet.al.,JInflamm(LOnd),2008.5:p.1)中测试了作为抗炎药的BC-1215的局部施用。简单而言,在TPA给药(2μg/耳朵)之后,将20μl的BC-1215的乙醇溶液以8、40和200ug/耳朵施用至小鼠的耳朵持续30min。对比物包括等量的乙醇(媒介物对照)。在TPA给药18h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使用千分尺测量耳朵的厚度。还立即进行耳穿孔活组织检查,称重并绘图。如图15A所示,在其治疗18h后,TPA-处理的动物中观察到耳肿胀。然而,BC-1215能够显著地消退肿胀。如图15B-C所示,与媒介物对照相比,BC-1215以剂量依赖方式显著地降低了耳厚度和耳重量。这些研究第一次证明,通过抑制肿胀的发展,FBXO3抑制剂BC-1215可局部施用并因此在皮肤炎性疾病中具有作用。BC-1215改善了角叉菜胶诱导的足肿胀。还在小鼠足肿胀模型中测试了BC-1215以确认其抗炎活性。小鼠接受25ul的盐水或25ul角叉菜胶(在盐水中的浓度为1%)(Posadasetal.,BrJPharmacol,2004.142(2):p.331-8)的足下给药,随后每天IP注射200ugBC-1215。48h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测试足的厚度和体积。如图16A所示,48h时在角叉菜胶处理的动物中观察到足肿胀。然而,BC-1215能够显著地抑制这种作用。如图16B-C所示,与媒介物对照相比,BC-1215显著地减小了足厚度和肿胀。因此,FBXO3抑制剂BC-1215抑制包括四肢的非肺部肿胀模型中的炎症。BC-1215改善DSS诱导的结肠炎。还在小鼠结肠炎模型中测试了BC-1215以确认其抗炎活性。简单而言,用含有3.5%葡聚糖硫酸钠(DSS)的水喂养C57BL6小鼠高达5天。每天用媒介物或200ug的BC-1215处理小鼠(通过IP注射)。然后对小鼠实施安乐死;并测量结肠的长度。如图17A所示,在用DSS处理的小鼠中观察到结肠长度显著减少,与结肠炎一致。然而,与对照相比,用BC-1215处理的小鼠显示没有结肠长度的明显减少。分析了结肠组织细胞因子水平。如图17B-C所示,与媒介物处理的小鼠相比,用BC-1215处理的小鼠在结肠组织中显示显著降低的IL1β和TNFα水平。此外,BC-1215显著地降低DSS处理的小鼠中的结肠组织损伤(图17D)。因此,FBXO3抑制剂BC-1215抑制小鼠中化学诱导的结肠炎模型中的炎症。总之,本文公开的是在任何体系中第一次有证据表明,通过一种新的通路部分地介导炎症,借此之前未识别的E3连接酶组分FBXO3触发另一个E3连接酶亚单元FBXL2的泛素化和降解,从而提高TRAF蛋白水平。本质上,FBXL2似乎是炎症的反馈抑制剂。因为TRAF是对NF-κB-驱动的细胞因子基因表达的重要分子输入,FBXO3的消除能够阻止TRAF蛋白的诱导并抑制细胞因子生成(图18)。因此,基于作为本发现核心要点的FBXO3的独特分子结构,产生了一种Fbox泛素-E3连接酶基的ApaG小分子抑制剂的新门类,其在组织炎症和损伤的人类细胞和互补的小动物模型中极度地发挥抗炎活性。BC-1215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增殖。在使用如图19所示的琼脂培养基(Mueller-Hintonagar)的抗菌素敏感性测试中测试BC-1215。简单而言,将含有不同量的BC-1215或庆大霉素抗生素(阳性对照)的6mm滤纸加到预先暴露于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琼脂培养基(Mueller-Hintonagar)上。将该培养皿在37℃下孵育24h。测量区域大小并用表示阳性结果的红圈标记。数据表明,BC-1215可通过细菌的ApaG蛋白抑制细菌生长。FBXO3抑制剂合成合成BC-1202的一般方法。将4-(苄基氧基)苯甲醛(0.01mol,2.1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除去溶剂并添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2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3的一般方法。将4-(二甲基氨基)苯甲醛(0.01mol,1.49g)加入至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添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3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4的一般方法。将4-甲氧基-苯甲醛(0.02mol,2.72g)加至乙二胺(0.01mol,~700ul)的无水乙醇(4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4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然后将产物BC-1204用EtOAC萃取并用水洗涤有机层,在Na2SO4上干燥并在真空下浓缩。合成BC-1205的一般方法。将4-(吗啉基)苯甲醛(0.01mol,1.91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5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6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至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6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7的一般方法。将4-(1H-咪唑-1-基)苯甲醛(0.01mol,1.72g)加入至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7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8的一般方法。将4-乙酰基苯甲醛(0.01mol,1.48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并搅拌6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8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09的一般方法。将2-羟基苯甲醛(0.01mol,1.2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1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09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0的一般方法。将4-羟基苯甲醛(0.01mol,1.2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1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溶液(0.02mol)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0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1的一般方法。将4-(三氟甲氧基)苯甲醛(0.01mol,1.9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6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然后将产物BC-1211用EtOAC萃取并用水洗涤有机层,在Na2SO4上干燥并在真空下浓缩。合成BC-1212的一般方法。将4-(二甲基氨基)苯甲醛(0.01mol,1.49g)加入至含1,2-苯二胺(0.005mol,0.54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30min。将反应冷却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2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3的一般方法。将4-(二甲基氨基)苯甲醛(0.01mol,1.49g)加入至含(+/-)-反-1,2-环己二胺(0.005mol,0.5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3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4的一般方法。将4-(1-哌啶基)苯甲醛(0.01mol,1.89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搅拌3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4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5的一般方法。将4-(2-哌啶基)苯甲醛(0.01mol,1.83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3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5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6的一般方法。将3,4,5-三甲氧基苯甲醛(0.01mol,1.96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30min。将反应冷却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6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7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入至含(+/-)-反式-1,2-环己二胺(0.005mol,0.5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7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18的一般方法。将4-(1-哌啶基)苯甲醛(0.01mol,1.89g)加入至含(+/-)-反式-1,2-环己二胺(0.005mol,0.5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18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20的一般方法。将4-(4-吗啉基)苯甲醛(0.01mol,1.91g)加入至含(+/-)-反式-1,2-环己二胺(0.005mol,0.5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20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32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入至含1,2-苯二胺(0.005mol,0.54g)的无水乙醇溶液(20ml)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并搅拌30min。将反应冷却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32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33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入至含(1S,2S)-(+)-1,2-环己二胺(0.005mol,0.5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33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34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入至含1,4-丁二胺(0.005mol,0.44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34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39的一般方法。将4-(1-吡咯烷基)-苯甲醛(0.01mol,1.75g)加入至含1,3-丙二胺(0.005mol,0.37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39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41的一般方法。将4-(2-吡啶基)苯甲醛(0.005mol,0.92g)、4-氟苯甲醛(0.005mol,0.6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并搅拌60min。将反应物冷却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41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48的一般方法。将4-(2-吡啶基)苯甲醛(0.005mol,0.92g)、2-吡啶甲醛(0.005mol,0.53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回流并搅拌60min。将反应物冷却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48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0的一般方法。将4-(1H-吡唑-1-基)苯甲醛(0.004mol,0.7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溶液(10ml)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将20ml的冷水添加至释放的仲胺中。将BC-1250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1的一般方法。将5-氯-2-羟基苯甲醛(0.01mol,1.56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1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2的一般方法。将2-羟基-甲氧基苯甲醛(0.01mol,1.5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2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3的一般方法。将2,4-二羟基苯甲醛(0.01mol,1.38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3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4的一般方法。将4-(2-吡啶基)苯甲醛(0.01mol,1.83g)加入至含1,4-丁二胺(0.005mol,0.44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4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5的一般方法。将4-(2-吡啶基)苯甲醛(0.01mol,1.83g)加入至含1,3-二氨基-2-丙醇(0.005mol,0.45g)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5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6的一般方法。将2-(2-羟基乙氧基)苯甲醛(0.01mol,1.66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5mol,~35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4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30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2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4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6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7的一般方法。将4-三氟甲氧基)水杨醛(0.004mol,0.82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4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7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8的一般方法。将4-(1,3-噻唑)苯甲醛(0.004mol,0.76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8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59的一般方法。将4-(2-噻吩基)苯甲醛(0.004mol,0.76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4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59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60的一般方法。将4-(2-呋喃)苯甲醛(0.004mol,0.69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4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60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61的一般方法。将4-(嘧啶基-2-基)苯甲醛(0.004mol,0.74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3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61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合成BC-1262的一般方法。将4-苯基苯甲醛(0.004mol,0.73g)加入至含乙二胺(0.002mol,~140ul)的无水乙醇(20ml)溶液中。将得到的溶液加热并搅拌20min直到相应的席夫碱(Schiffbase)沉淀。将该席夫碱滤出,并用冷乙醇洗涤。然后将该席夫碱添加至15ml的无水甲醇中。将10%的硼氢化钠(0.01mol)溶液溶解在无水甲醇中并添加至席夫碱中。当完成硼氢化钠的逐滴添加时,将反应溶液回流额外的15min。然后通过旋转蒸发将溶剂除去并添加20ml的冷水以释放仲胺。将BC-1262的沉淀物收集,水洗并干燥,随后用乙酸乙酯重结晶。鉴于所公开的发明的原则可被应用在很多可能的实施方案中,应认识到示例性实施方案只是本发明的优选实施例而不应被认为限制了本发明的范围。
...
当前第1页1 2 3 
网友询问留言 已有0条留言
  • 还没有人留言评论。精彩留言会获得点赞!
1